诗三首

翠儿



兄弟,你是我相见恨晚的人
 
我们八个,像不像秋天的叶子
穷途之后,清影八方,颠狂起落,如云流水
我想,我们都是慢慢学着,一件件褪去
世间的虚荣,凡事才会渐入佳境
片片燃尽,大赦。尽欢
 
近朱者,已回到自身的血脉
近墨者,归返各自灵魂的家园
 
我们是怎样亲密无间的兄弟啊
先是语言撞见语言,然后是彼此眼中的
山水,心中的花朵,情的悱恻
和义的铿永丝丝镌透
 
我是隔着大片的蔚蓝
不偏不倚,撞见我,相见恨晚的兄弟
在尘世,他们各自都有,最美丽的名字
 
 
兄弟,我们一起出发
 
我之外,时间之外,拼命地追赶
只是为了在万千无常里
巧遇,我八个挚爱的兄弟
 
一生,如此匆忙,轻于气流,迅如闪电
何须遮掩自己的卑微与弱小
幸亏我有你们,赐我至高的胆识与勇气
浮躁的光阴里,与我平分优雅与从容
 
我说兄弟,我爱,你们,有谁还会怀疑
来自八方的智慧与善念
再巨大的怪兽,也只配做我们
温顺,乖巧的坐骑
 
 
那些绕指的烟云
 
时空静止多久了,黄昏里的眺望
一点点撕裂着自己的影子,裸露的山水
仅剩下背道而驰的疼痛
 
我不知道该怎样描述,我无法说清
我的身份与企图,我只知道
成长的困惑与生死的无奈,都抵不过
一瞬间的回眸与浅笑,缘定之人
望一眼他的眼睛,就知道
已是一生一世
 
所以亲啊,我可以任性一次吗
我可以在纠结之后,原谅自己吗
等待,让时间显得那样的残忍而冷酷
你可以堵上我的耳朵,让我不要听到
灵魂深处,那些剥离的声音吗
 
唐岩翠,笔名:翠儿 ,定居海外。《中国文学》“我最喜欢的十大诗人”称号。《白天鹅》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第三届“丁香湖诗会”全国诗歌大赛特别荣誉奖。2014年中华诗魂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现任《新华侨诗刊》主编,《北京诗人》副主编。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