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大可



另一边
 
阳光照射在植物的叶面上
看不到什么痕迹,很平静
就像一潭幽蓝的湖水
水下拥有大量的生命和矿物质,很丰富
 
我在葡萄架下劳作,阳光一如既往
照射在葡萄树叶及葡萄上
没有看到我及我的思想。几个月后
制作出的葡萄酒,会静静的仰卧在酒窖里
几年,十几年,几十年。静静的演变
生命的另一种形式,就像
阳光不知道我在它的下面劳作一样
 
 
小满
 
那扇门半开着
纯纯的木香和着阳光
散落进来
青瓷瓶里的牡丹,一大一小
张开大朵的雍容
邀请门上那段明朝的时光
一起,把汁液滴进
木桌上两个青瓷小杯
 
 
寂静的呼吸
 
我一直在说
身后的你以及你身后的事物
都无发表白
 
右手的相机在斜跨包之外
自然、随意。那一回眸的忧伤
打动那一夜的星光
 
身后,以及一位画者的夹板
都沉浸在翠绿的汁液里
在脚下的台阶里
发出木质的回响
 
一直。在绽开的微笑里
镜头前的那片绿潭以及遥远的歌声
在提携的竹篮里荡漾,墨绿如翠
 
那上身红衣的姐姐,还在吗?
那身边的旅行包以及她身边的你
 
大可,本名:聂世奇,黑色海诗社社长,天津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思念随风》、《风之上的脚印》(两人诗合集)。作品散见《星星诗刊》、《绿风》、《诗潮》、《天津文学》、《山东文学》、《西北军事文学》等文学期刊,作品入选多部诗选集。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