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红杏



青花瓷
 
一直不敢看你,我怕!
目光的触碰也会把你打碎
一直不敢走近你,我怕!
身体的尘垢也会把你玷污
 
你站在夜的深处
遥不可及,像天上的星星
完整的美,没有一丝岁月的划痕
没有一丝历史的锈味儿
 
其实,我的目光
早就属于你
淡淡的青,纯粹的白
那些芍药的紫,牡丹的艳
甚至玫瑰的红
已经不能将我打动
 
青花瓷,请允许我爱你   
允许我默默地把烛光拨亮
我会在你的光晕里
把自己毁灭,之后复生
 
 
亲,割吧
 
亲,割吧!
就用我送你的镰
月光打磨的镰,锋利着呢
割断我与土地的脐带
 
亲,割吧!
我不是路旁的狗尾草
不是河边的野水芹
割了一茬,又长出一茬
 
亲,割吧!
割去了回忆,往事就不复发了
把我当成六月里的麦子
把我当成九月天的稻谷
一根一根地割
一把一把地割
一捆一捆地割
 
亲,痛痛快快地割吧!
我不喊疼,我的爱
已经熟透
 
 
孤独
 
孤独从心里走出来
伏在餐桌上,冷漠的盘中
冬天揽我入怀
 
打开一扇窗,阳光渐渐变暖
面对一棵树,一棵远离秋天的树
诉说昨夜的冷
 
这个夜晚,我拥抱着自己
将一个名字拽进梦境
想对你说,我并不孤独
 
你无法听见。阳台上
两只麻雀的微笑飞向天空
渐渐回落,一片片雪花
 
红杏,男,原名:张宝民,汉族,62年出生,天津蓟县人,黑色海诗社创办人。83年学习诗歌写作,在省、地级报刊发表诗歌、散文作品500多篇,作品散见《星星诗刊》、《诗探索》、《天津文学》、《地火》、《散文百家》、《工人日报》、《天津日报》等报刊,多次获省市级诗歌奖项。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天津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作家协会会员。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