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启林



悲城
 
谁能看见海平面的上升 任凭苦水
潜移默化地注入时光的眼底
黄昏里的暮春和晚秋悄然流失
只一抹斜阳 固守着
一滴带血的承诺
 
风在风的身体上肆意地自虐
在现实的城门吊桥边
纵使金戈铁马也纷纷倒下
一座城的幸与不幸
都是一首苍凉的悲歌
 
枯草的枯 是草草卸下的盔甲
试图用泪滴饱满一把谷穗
黄花的黄 是谁逝去了青春的容颜
打不开的儿女情长
 
每一阵马蹄声声
分不清的逃避或是穿越
碾碎了守墓人的夜梦
佛祖的金身也脆弱成一地碎片
空的城 空了心
 
祖祖辈辈得需要多么虔诚
我们才能流落在人间
而我们在人间
其实 只有一炷香的功夫
 
 
在湿地中睡去或醒来
 
闲云飘过 野鹤空鸣
一片一片的芦苇 证实
我风中奔跑的童年还在
我首付百分之二十的青春 依附于
一块绿汀
一只谁也叫不上名字的水鸟
独居孤岛
 
我坐在栈桥边上
如同打坐在时间的秒针上
洗耳恭听
候鸟的劳顿和苦难
浮游生物的渺小与卑微
 
风声 鸟声 流水声
让我在湿地安详地睡去
像躺在母亲的怀里
像天籁里一只圣洁的羽毛
 
如果我真是水命 春天啊
快把我放生吧
让我潜藏进一世的泪水
看闲云飘过
听野鹤空鸣
 
 
破伤风
 
一场风
把我翻到许多年前的夏天
青果在铜版的彩页上摇晃
配诗的小草闪着梦一般的露珠
 
湛蓝登上天空的封面
清澈着每颗心灵
云是多余的愁眉
是青春故事里省略的虚词
 
自从鱼在河水的肌肤上留下齿痕
雨季就来了
 
鸟儿们飞散到檐下
但没有谁知道
一盏孔明灯的下落 我们的
幻想的舞蹈
闪耀的火苗
 
微风从来就没有停过
像许多往事都忽略不计
 
如今我们厮守的夜晚
是一堵不透风的墙
我破伤风的伤口
在一首悲伤的诗里
暗自发作
 
侯宏江,笔名启林。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业余文学创作,有诗歌、散文发表于《诗刊》、《地火》、《天津文学》、《工人日报》等报刊,出版个人诗集《温暖如春》。黑色海诗社成员,现为天津市作协会员,中石油作协理事。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