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胡庆军



深夜,我离京返津
 
酒还在心中沸腾,一列动车骑在两个城市的门槛上
我只是匆匆的过客,用一瞬间的快乐回味一生的光阴
 
灯光近了又远了,故事在开始和结束的地方汇合
深夜,吞噬了所有的亮色,只把今天的心思留给明天
 
车厢里很安静,思维变的如此简单
在我目光的四周涂抹一些陌生或者熟悉
 
我在手机里胡乱写下一行行懒散的文字
在没有后悔前,用月光覆盖住,轻盈或者沉重
 
两个城市,35分钟的距离
设计者已将画布画满了色彩,让我在深夜里穿透
 
 
从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去市区
 
人很多,司机不快不慢的开车
走走停停,投币的人拍打着身上的尘土
让时光和路途芥蒂生长
 
有人上来,有人中途下车
我身边的一位老妇人,默默背着经书,满头白发
 
偶尔有人说起某地的某个新闻,便有人一声叹息
把拥挤的车厢塞的满满,掩盖了一些嘈杂和一些脏
 
从乡下到市区很容易,但却融不进市区的那些繁华
或许跟在乡野的花,比那些高楼更高大
 
就这样,把什么藏进乡下或者城市
更多的时候,坐在公交车上发呆,想象文字、日子、季节或者一个遥远的距离
 
没有人在意我的想法,如同没有人在意你在哪里上下车
风从车窗吹进来了一阵又一阵,但却吹不进一朵花的心里去
 
胡庆军, 笔名:北友,黑色海诗社成员,天津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西北军事文学》、《诗潮》、《绿风》、《中国文化报》、《天津文学》、《时代文学》、泰国《中华日报》等报刊。作品被收入30余种文学选本。著有诗集《走向成熟》、《远去的风景》、《点亮一盏心灯》、《站在时光的边缘》等多部。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