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雪慈



我该如何说出
 
你在山中,保有虎踞的姿态
以及一颗射雕之心
也有含羞草一样细密的眼睫毛
眼神从不外借他人
我该如何让你知道
在春天,我是个盲人
 
不必打探你的行踪
你的身影早已成为我私人的一部分
赏花为你,醉酒为你
不用预设偶遇的场景
我有独角戏的人生
活着为你,死去也为你
 
 
爱之锈
 
事物的核心又起波澜
透过斑驳的眼睛
你看到大海遥远的影子
 
承爱之心应于此时抵达
形而上的顶峰
你愿意使用余生最后的绸缎
擦拭虚无主义的王冠
让爱,重新善良
 
但这里依然是金戈铁马的草原
活在低处
你不来,爱不会在
依然是磕磕绊绊的庙堂
有人焚身,无人上香
 
 
塬上青青草
 
你还在南方没有回来
但我仿佛能看到
你浅绿色的微笑向着天空延展
在北方时好时坏的雾霾中隐现神性的光芒
妹妹,你是新生的
多么好
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母亲
多么好
 
雪慈,本名 黄晓玲,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黑色海诗社成员。作品曾刊于《天津日报》、《热土》、《大港石油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