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文毅



麻雀

 
再次坐起
还不全是因为麻雀的聒噪
大大的床
半掩的窗口
阳光微微晃动
像一捆子不锈钢的钓竿
 
晾衣绳上
五只麻雀热闹的很
一看就有男有女
 
那绳索,斑驳灰暗,摇摇欲断
像一条干枯的蛇蜕
一头卷住锈迹
一头绕着苍芜
 
这个多阳的夏天
除了麻雀吵闹
它好像再没
听到过什么声音
 
 

 
橘黄的杯
柔软的纸
一个补充泪水
一个擦干泪水
 
奶色的灯光
抱着翻开的书
退到夜的深处
像是睡着了
 
 

 
想你的时候
不是不能喝茶
是受不了茶叶在沸水中
翻滚的样子
 
想你的时候
喝酒,一口
然后紧抿双唇
然后躺下
要不是两行
缓缓的泪水
风中的你,一定以为
我睡着了
 
阳光明媚
不是泪水释放了什么
而是它们昨夜
背道而驰的方向
 
文毅,原名 左文义,黑色海诗社成员,天津作协会员,中国石油作协会员,天津滨海新区黑色海诗社社员。作品散见《工人日报》、《长城》、《星星》、《山东文学》、《民族日报》等报刊。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