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首

皮旦
刘春林建议一个开发商把新建小区命名为看守所
 
刘春林建议
一个开发商
把新建小区
命名为看守所
他还亲自
为该小区写下
售楼广告:
有一天你累了
撑不住了
无路可走了
就选这个小区吧
不用首付
没有房贷压力
大产权
物业绝对没问题
保安强悍
配有枪支
 
 
儿子
 
她22岁那年
生下儿子
医生说是个残疾
活不下来
婆婆就把婴儿抱走了
抱哪去了
婆婆从来不说
她一直认为
儿子还活着
每过去一年
儿子的形象
就增加一岁
曾经是5岁的瞎子
10岁的瘸子
今年15岁了
儿子是个白痴吗
她这样问自己
 
 
一座大桥
 
二十年来我一遍遍经过的
一座大桥就要拆除了
也有人说是炸掉
昨天下午,我突然感到
得去再看一眼这座桥
我去了,却已无法接近
所有通向它的路
都已用铁皮拦住
踮起脚尖,看见它还是完整的
一群麻雀从南侧桥栏
同时飞往北侧桥栏
落下后又飞回南侧桥栏
 
 
我们的黑暗
 
我想知道一个一生下来
就是瞎子的人,是怎样成为诗人的
这样的瞎子,他看见的
必然只有一样东西与大众看见的
完全相同:这就是黑暗
“急速旋转的车轮只把
轻微的辙迹留在后面细软的尘埃里”
这就是那个最著名的瞎子
写下的诗句。他叫荷马
他连几乎不存在的辙迹也能看见
他究竟是在表达什么呢
我在想,是不是我们误解了黑暗
 
 
乌合之众
 
你看见乌合之众
就等于看见了我
 
天上的乌合之众
是大群大群的乌鸦
 
我从来也不幻想
飞到天上去
 
我的愿望是做一名
人间的乌合之众
 
看见飞掠的鸦群
也等于看见了我
 
我必须向乌鸦学习
纯粹的盲目性
 
而乌鸦的激进主义
常被我掺进爱情
 
 
错觉
 
夜里感觉下大雪了
暴风裹着大雪呼呼作响
起床后发现天是睛的,而且晴的很好
看得出夜里也是睛的,也晴的很好
天上一定浮动着又瘦又小的星星
大地上一定奔走着又瘦又小的行人
 
 
活着
 
商厦以北的坝子
我几乎天天去
今天才注意到那棵倒在地上生长的柳树
看得出它倒下已经很多年了
它粗到一人搂不过来
它肯定是被一场暴雷雨砸倒的
靠自己的力量
它不可能死掉
也不可能重新站起来
已经下过一场大雪了
它的叶子还是青的
它只好就那样活着
 
 
城南
 
昨晚一起喝酒的朋友
只有我不是城南的
一个住在20年前的城南
20年前的城南
与今天的城南
在本地地图上是相距
甚远的两个点
一个住在10年前的城南
10年前的城南
与20年前的城南
相距一站路
两个刚搬到城南
他们说很多事情
正在城南发生
他们说的是今天的城南
我知道袁寨的窦朝邦
最近几个月一直在那里
给一座大楼安装玻璃
 
 
大雪不下了还叫大雪吗
 
我想再看一眼大雪,大雪却不下了
大雪不下了,还叫大雪吗
一个女人不爱了,她还是一个女人吗
一个男人不恨了还是一个男人吗
一个国家不杀人了,它还算不算一个国家
诸如此类的道理能不能用在大雪上
 
 
我正在想这个事
 
设想一下
全人类都是瞎子
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我正在想这个事
全人类没有一个人不是瞎子
巫婆神汉都是瞎子
穷人富人都是瞎子
诗人******都是瞎子
地痞流氓都是瞎子
连政治家也是瞎子
哲学家也是瞎子
男女老少都是瞎子
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吗
我正在想这个事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探索诗歌,2019-1-2 10:34,荐稿编辑:缘圆、韩庆成)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