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李不嫁
南海观音
 
我的个神!一百零八米
矗立在蔚蓝的大海上
通体的乳白色
使下午的阳光格外刺眼
我仰望头顶,头顶有飞机
像一条条鲨鱼缓缓游弋
离开海岛的航班一定将它当成坐标
从海上归来的渔船
也一定据此校正航线:它有三副面孔
法相庄严;有三双大手,抚平险恶的归途
 
我的心太大,装得下南海
辽阔的落日与天空
我的心太小,装不下这人间,顶天立地的大神
 
 
三亚湾的黄昏
 
大海其实很辛苦
像我尊敬的那些大人物
无论是活着的,还是已经去世的
无一不是起早贪黑
穷尽一己之力
消除这世上的不公
让每个人如汪洋中的一滴水,生而平等——
 
每晚七点,三亚湾准时涨潮
大海拱起青色背脊
似乎要将这一大碗苦水
稳稳地端平。我谛听那一整夜的喧嚣
延迟到早上六点才准时退潮
远航而去的灯火,将海啸扑倒的椰子树,一一扶正
 
                     
海滨客栈之夜
 
一个字:吵
我只在海滨住了一夜
却用了很长时间消除心悸和耳鸣
 
海浪在枕边喋喋不休。喋喋不休
像千万个老祖母
急切地,要将一千万年的沧桑,一口气说完
 
                
三角梅
 
一到冬天,身边的人
候鸟般飞往南方
一张机票给旅途插上翅膀
热带海岛,阳光和沙滩,让人瞬间忘了严寒
 
但也有人从那边过来
我冒着风雪
去机场迎接我的女人
一丛三角梅,热气腾腾地
扑进我的怀抱
而寒风凛冽如刀,刹那间,黯淡了怒放的容颜
 
                                 
海峡上空的鹰
 
那是一只鹰!在悬崖的边缘
在山顶的寺庙的上空
静止,像一个黑点,一动不动
但它确实在盘旋
只是移动的速度异常缓慢
令肉眼难以察觉,除了一棵老人葵
迎风颤栗。那无法企及的高度
鹰的双眼正如电子警察
扫描着翻卷的大海和山峦
跃出水面的鱼,山中的狡兔,无一逃得过监视
 
那双利爪如铁锚,死死揪住天空
当它松开,当它俯冲而下
这山,这岛,也会随之崩塌,轰隆隆扑进海峡
 
                                 
大海淘空一切死去的躯壳
 
爱过一个女人
但被她抛弃,因贫穷和漂泊
初时我尚有恨意,像海边的椰子树
时不时摘下一颗脑袋
砸向大海。后来也就释然,因那沙滩拾贝的午后
 
忽然留意到,
小如指甲的贝壳里
仍有寄居蟹探出触角。这小得
不能再小的穷人,却驾驭着大海
从惊涛骇浪中从容而来,先我一步抵达天涯海角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9-1-2 09:57,荐稿编辑:大漠风沙王峰)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