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草帽
身份
 
我是丈夫
父亲
外公
还有许多身份
都不是永久的
我的名字也修改过两次
一次上学
一次文革了
现在他们叫我喂
有时叫我嗨
 
 
一帘幽梦
 
火车继续开
窗户上的我
比现在年轻很多
但嘴角的忧虑
让整个轮廓展现出沧桑
醒来之前在另一个故事里
窗外那颗星一直跟着
画出波浪一样的线
是岁月
 
 
鹿
 
壁橱格子里有一打书信
一盒猴魁,还有睡袋和一个极老的女人
她弯曲得像把************
我替她
点燃褐色的土烟,青雾慢慢化开
现出木纹一样的村庄
她拆开一封信又拆一封
直到拆开睡袋
我听到骨裂的声音
看见鹿
带她缓慢飞走了
 
 
外景
 
夏天有拉锯的声音
是蝉
锯每一块天空
然后一块一块暗下来就是夜晚
我们继续晚餐
外面是优雅的黑
还能看见另一户人家
 
 
空鱼缸
 
在一个老鱼缸里
我看见金鱼在玻璃上留言
字是水纹的
说曾拥有一块礁石
和几条褐色水草
它安排了妻子的后事
还在遗嘱上写下:
别了主人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8-12-30 18:38 ,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