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楚衣飞雪
这一年
 
这一年
黑发占据的地点又退了一寸
偷袭的白像我的怀旧
小剂量的风,窝藏着谎惑之险
握在门把手上迟缓的手
仍要跟紧拧动,跑快一圈
 
这一年
我向过多的坏天气妥协
在水洼里读云影
顺便用秋光把暮色舀起来
不仅是情绪对我的绝望
我已经原谅了,疾病虚晃的不辞而别
 
这一年
掬着光影,我仍把词语的暗喻加厚了一层
像迎候的光抚摸镜中的人
暗自欣喜指尖应允的秘密
有风无风,煮一壶月光
消磨着虚度的美好
 
 
那些一直隐秘的
 
泥土不断地
顶出叶子上的风声
 
我仍羡慕爱就是光
拢着一小片火。形成时间的铁
 
海浪冲上礁石的瞬间
它们相互承受碰撞后的颤栗
 
我甚至莫名地生出一种敬畏
动物世界里,狮子扑向小鹿时
雌鹿的奋不顾身
她身体里只有母爱的强大
 
我还一直无法理解自身
心里的困兽,当我写下悲悯这个词
并被痛触及。双手合十生出的一缕火焰
默念着对尘世更多意义的注视
 
 
退到春风里
 
必须停下来,适当后退
退回雪声,孤云,寒枝
退回梅朵,窗口,灯火暖透的孤单
退回到岸,退回到低处的耐心
 
退到南坡上,听风
在冒出的草芽上颤抖,看云退着雨回来
遇见扛锄头的人
走在窄窄的田埂,与飞过头顶的燕子
互换一下消息。顺着柳丝的涤荡
挨得最近的涟漪
从树影退到深蓝
 
必须从露水的新词上
找出火,找出星星,找出流淌的声响
如我跟着这些光的旋转。像一个怀旧的人
重新退进三月的流水
不变地握住等我的命运和生活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 2019-1-1 13:08,荐稿编辑: 崔岩)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