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胡有琪
小雪
 
她的小手拍打着我的寂寞

慢慢走了
 
我已寻不回消失的那朵花
此时,的的确确不是说花的时候
风有点消极怠工
 
但我还是按住往事的尾巴
尽量不让它变成一朵小小的雪花
说出秘密
 
小雪
你还是我日记里的主角
 
 
大雪
 
总是把小雪挤走
自己独大
 
一首诗
读白了千山
 
路  越走越不是路
风成了风盲
拄着风雪  在悬岩上团转
 
唯有一朵梅花扛着爱情逃奔
让大雪乱了手脚
一脸潮红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8-12-30 10:25,荐稿编辑:刘苏慧)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