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南国杜鹃
阿婆
 
一到冬天,乡村就缄默了
斑鸠鸟把名字含在嘴里
此时的乡村毋须多语
窖藏的种子只还欠一个睡眠
 
需要整理一下
那些桃树、梨树的枝条
涂白,再裁剪
为明年的鲜花腾挪一点空间
 
阿婆在果园里忙碌着
围裙斑白,头巾斑白
那上面也曾经种满鲜花
而今用来包裹阿婆的白发
 
 
亲爱的
 
我的眼睛装满一生的伤痕
你能看得见嘛,亲爱的
我把它们藏掖在星光的背后
 
总喜欢做梦,十个手指就是我的花瓣
我想把它们开成向日葵
 
在秋天,我准备好了磨刀石
和被铁锈收藏的镰刀
亲爱的,请你在远处的山谷中学习布谷鸟的鸣叫
我即将收割旷野上那些渐渐成熟的虫鸣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9-1-2 18:40,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