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黄锡锋
刷漆工
 
要想刷白墙壁
仿佛必须先刷白自己
递给我工程锁时
顺便把刷白的身体递过来
白花花的头发
白花花的面孔
白花花的声音
如果不是嘴巴在挪动
还真以为是一块石膏雕像
眼睛怯怯的,仿佛
因没刷白它,而略显
自卑,或自责
 
 
药草
 
如果人间没有病
它们就不叫药草
如果人间没有痛
它们就不会遭连根拔起
为了治好病态的人间
它们必须先死掉自己
可人间,仿佛总有
没完没了的疾病
所以死去后,还得在
一个叫春天的季节里
活过来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9-1-1 22:08,荐稿编辑:忘了也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