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了

蒲阳河
把晨曦,从长长的炊烟
拉出来,厚重的木门
已放下门栓。飞起的鸡鸣
藏不住小院的秘密,昨天
静卧,一颗圆圆的鸡蛋
 
母亲,不再急着开饭
总是紧捂膝盖的痛
努力把脚下的日子走慢
父亲,也不再吸烟
守着筐头里的镰刀
没有与草和解,也不再宣战
 
回家了,在犄角旮旯找一找
学着父母的样子
与那个调皮捣蛋的童年
再心平气和的谈一谈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 2018-12-30 14:20,荐稿编辑: 崔岩)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