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闫总的一次酒桌聊天

玄荒
他说,随着岁月的增长,很多事不敢做了
像激流中锋利的石头,被生活慢慢磨平了棱角,没了脾气
他说,曾经也初生牛犊
现在呢,见到猫,以为是猛虎
战战兢兢地在人生的丛林里,穿上厚厚的甲
警惕的神经像一根根触角,感知周围的风吹草动
时常,一惊一乍,脚步声以为是追杀
如同惊弓之鸟
只想维持现状,只想固守自己的城堡,固守自己的堤坝
然而,却难免 东渗西漏......
你不敢向前走时,就意味着后退,就意味着覆没
就意味着你将慢慢失去,你的所有
慢慢地——东渗西漏......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 2019-1-1 15:33,荐稿编辑: 崔岩)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