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慢跑

汤凌
晚上10点,社区冷清只剩下路灯
半个月亮像冬天的逆子,面色惨白
不停咳嗽,好久才喘上气来
在楼宇和稀疏樟树的缝隙间躲藏
很难想像,某一天
我的体内会结出晕眩的果子
奔腾流淌的血管河道会於塞
血液会粘稠成稀粥的形态
慢跑,跑过薄薄的花草
按医理施法大禹治水哲学
心脏水泵原生力疏通堵塞血管
吐纳内心慌张
跑过四十年堰塞湖,才明白
人最终是与
自己身体里的怪兽撕打和奋斗
在新社区路灯间穿行
一边是树林,另一边是湖水
我是其间最难以言说的影子

(选自诗生活论坛,荐稿编辑:梧桐树 )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