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里,有多少人侧身而去

王国良
严冬开始挥起鞭子
驱赶一场雪,就如驱赶一群小尾寒羊
走向愈发苍茫的原野

冻红的鼻子已无处可躲
就如诺敏河畔的芦苇荡
是故乡抵御寒流的最后一道防线

回归的路早已被雁鸣遗弃
唯有大客车拉上一车游子
从北风侧身而去,把苍凉颠簸成思念

久不回家的妹妹
坐在最前排,这样可以离家更近一些
可以早一秒让两只泪眼
蓄满老家摇摇晃晃的影子

此刻,小城安好,玉蝶纷飞
落日已被大雪省略
灯火明灭处,到处都是回忆的旧址

阳台上,父母如两尊雕像
用遥望坚守等待
瘦削的肩膀,又落满了时间的灰尘

(选自核桃源论坛,荐稿编辑:梧桐树 )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