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箫寒
褪下喧嚣的衣冠
迎着寒光
剖白臃肿的年轮

身躯与往事平行沉思
土壤宽厚
收容流淌的一点一滴

天空娇惯的极光
远在眺望之外
依旧攀登
沿着瘦损的肋骨

折腰也不曾委靡
寻一角僻静  斜倚
对弈落尘
对弈蛛网与明朝

(选自经典文学论坛,荐稿编辑:仲夏)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