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诗六首

刘思承
枷锁

每次途经看守所我总想到自己在放风
也许只是假释,或者潜逃
一个罪恶深重的人无论走多远
注定绕不开一座看守所  

     
南畈的荷花

湖是一座寺庙,她带发修行
更多的日子里,她在水滨等风
野渡无人,只有几只落下又飞走的水鸟
她继续等,直到
秋风起、花瓣尽、莲子苦   

     


一片叶子  要经过怎样的阵痛
才肯释放出内心的绿
水很快就凉了
时光慢慢地衰老    
     
      
擦玻璃的人

二十年后,终于看清了自己
他擦出满地碎片

多年前的一条裂痕
里面的温度早已释放完毕

他试图通过一面镜子找回一鳞或半爪  

             
洋芋又叫土豆

不同的泥土生长不同的方言
每个人头顶细小的根系

洋芋又叫土豆
我更喜欢它的另一名字:马铃薯
一路唤醒磕行的人                    ‎

      
12月30日的雪

年底的雪更像雪
如同结束
或者开始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8-12-30 12:27荐稿编辑:宝昌、辽东天赖)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