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诗二首

孩子的游戏
老屋
 
佝偻着  抱紧补偿款
哆嗦着  挪进新宅
却没能搂住
被拆得四分五裂的
儿女


巨额拆迁费
      
这把鬼头刀  锋利无比
多少亲情手足
被它肢解
至今还满身污血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9-1-1 10:32荐稿编辑:关门雨、辽东天赖)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