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说陶渊明饮酒诗之五是一首情诗经典

泸州曾一
饮酒之五
 
陶渊明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我特别喜欢的古代诗人有好几个,排前两位的依次是陶渊明和李商隐.陶渊明认饮酒诗名世,李商隐以无题诗流芳.饮酒诗之五在陶诗中最为著名,其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丄二句更为人人乐道.但素来多认此诗为言志抒怀之作,而我倒倾向于说它是一首此中有真意一一有爱意一一的情诗,也许更合诗人创作这首脍炙人口的名篇的初心.
陶渊明在诗一开头,写到诗人门前没有车马喧,与官场断了往来,但诗心如日月遨游于无限广宇,并不受地处偏僻的限制.处境的冷清,心境的寂静,也并未消弥诗人对美的热爱和追求,于是写下釆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不朽名句.可人们往往从中只见诗人性本爱丘山,悠然自在的一面,而忽略了诗人从此山望彼山的微妙的內心情愫,有一种恋爱的喜悦如诗人隐居田园一般隐居在这首田园诗中.
全诗前半部分好似谜面,而后面不经意间已隐约透露出个中消息,揭示了至少部分谜底一一山气曰夕佳,飞鸟相与还.多美啊,夕阳衔山,黄昏朦胧,鸟儿成双飞在归巢途中.陶诗人望眼中的南山是否也有他心之所仪的美人呢?相思相恋的人儿若能如飞乌那般成双结伴,自由爱恋,比翼相与还,多美好啊.
此中有真意,这个真意不是禅意,不是微言大义,恰是一个爱字一个情字,人生的真意一如飞鸟乃至所有动物生命的真意全在情爱之中.但陶渊明诗境之无比高明在于他在白水似的朴素中蕴含真正解渴的水味亦即解心渴的诗之至味.这个至味并非假大空,高大上那一套,只是一个真真切切又飘飘渺渺的爱字罢了.
年轻时曾直白露骨又妙想连篇地写出惊世骇俗的闲情赋表达爱意的诗人,在这首饮酒诗中却欲言又止一一欲辨已忘言.这大概因为诗人所爱可望不可及的惆怅,抑或属于婚外恋乃至柏拉图式的精神之恋而不好明说吧.诗人只好借东篱采菊的机会,借望南山,望见飞鸟成双飞还来婉转暗示诗人对所爱的一往情深吧.
我说陶渊明这个饮酒诗是一货真价实的言情诗,应该没有说错,而且也正因为它有情有爱才成就为一篇流芳千古的杰作,受到历史诗家和爱诗者的广泛追捧,也可套用今语说它是一首流量巨大的古诗大致也不会错的.而古今读者所喜爱的恰是陶渊明欲辨巳忘言的真意一一也是人生的真意一一一个爱字而已.人生什么都可以少,但不能少了这个爱字,而这个爱字恰在暗中构成了饮酒诗之五成其为一首情诗经典的秘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9-1-3 16:42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