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有琪
这真的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你那么美,又那么冷。恰恰,美与冷又相接无缝,溶入一体。
这让太阳的笑容常常凝固在天上,尴尬成霜。
天气莫明其妙的变冷。
让许多把你的形象捧在心的神龛上供拜的人,只能远远的凝视你,而无法握手。
春天苦笑,常常鞠躬,绕道而行。
夏天的汗不敢落下,怕亵渎你的高雅。
而秋天闻风落叶,暗自悲观成疾,无药治头上的痒。
只有冬天跟在你的后面,铺一地的白雪为你暗自疗伤,而一朵梅花也只能悄悄打探你的消息。

冷。
真的冷。
你被自己的冷,冻伤了爱情。
至今,你仍是孤芳自赏,独自一人行走江湖。
无可奈何之下,你不想成神,却被众星捧月,捧在神坛之上,成神。

而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你终于敞开心扉的吐露心语:
你也不想冷,可是春天在那里?
你也想笑,可是无人敢追,你的心花,只好孤单,开在心域。
你的梦,只好寂寞,看婚纱穿在别人的身上,喜气洋洋。

你的表白,让自己跌下神坛,还原成殇。
顿时让多少往事捶胸顿足,一地冷冻的霜化成水珠珠,忏悔。
多少人才恍然大悟,有时,只要勇敢的伸出手,那就是圆满的结局。
就这么简单。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9-1-3 11:38,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