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与苍鹰

王智勇
夜里要起来好几次,炭火灼烧在浮凸的眼眶,腮帮子像挨了一勾拳。
六点钟,白菜和面条下在锅里。东方,一条断断续续的朝晖隐藏在诡谲的乌云中,世界安静极了。它的赤红有残梦的洇血,又干涸了,凝固了。桥亮着一条珠链,夜航船灯火通明,灯塔间或一轮。不知该梦该醒,新的一日等待东方破晓。
小米粥开始煮,香油淋在削片的青瓜上,打开阳台门,清新的空气进来,闷烧的烟气出去,房间开始呼吸。
天光又亮了一些,几乎是一眨眼,万道霞光辉耀东方。蓝天上白云的边缘泛起绮丽的暖色调。胭脂黄,绯红,对窗理云鬓,面镜贴花黄,妖娆与妩媚的流云是勤快的小儿女。
苍鹰悬停在空中,面向朝阳,头顶的绒絮有花瓣的艳丽,又像放大的羽翼。黑鸟开始第一次飞行,无声地穿过树冠。新木瓜树亭亭净植于平坦的草坪,桑树下片片紫色的浸渍,香蕉树的大丽花包裹得很紧,一只举向大地的火炬。
晨起的师生赶去早读,莫负晨光好,天朗好读书。煎蛋从东方端到了餐桌,冒着热气的生活滚汤沸水,墙上的裂缝和掉落的石灰,看惯了也好。
难得早起,才知道以前都错过了什么,天地大美,胜在无言,海天盛宴,用眼睛装盘。
早起三闲,晚起三忙,去食堂喝上两碗粥,与同事互道早安,聊聊天。这一天如此平常,因为观赏了日出,一天都充满了力量。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8-11-14 09:44,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