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上的潼南(外二章)

郑立
我想起潼南,满心琼江的水韵,满身龙多山的蜂鸣与蝶影。
三月披挂黄金甲,敞亮潼南的金嗓子,铺展大西南最美的油菜花海。
入眼的黄金,入心的黄金……隐姓埋名的白沙村,博古烁今的崇龛镇,陷入黄金里,吐蕊流蜜。
我搂住琼江春心荡漾的水腰。
我依偎在花田春语慢踱时光的脚印。
写够数万亩金色的请柬,邂逅了巴山夜雨的宁谧。一首安详舒缓的田园诗,在我的甜梦中,醒来。
青山如黛,绿水潺流。我油菜花上的潼南,春潮澎湃。


顶天之呓

一字巧书的“佛”。
在巨石之上,在人心之上,鎏金三丈。在皎皎涪江,目眩神迷。
那是定明山婆娑千年的羽扇纶巾,那是大佛五换金身的美妙绝伦,那是黄罗账飘渺人间的神话传奇,那是李白欣然题名的“海潮音”,那是曾国藩挥毫泼墨的门联……那是“七檐佛阁”,那是“石磴琴声”,都站在了我的心头,独一无二。
在潼南大佛寺的“十八胜景”,我找寻人心的尽头。
翠屏秋月,在传说里动容。打儿窝,在石壁上生根。
一条上天入地的大路,掩映在琼枝翠蔓,铺满了神光佛影,缠绵在雍正文华殿大学士张鹏翮“今来胜迹无寻处,唯见飞鸿带落霞”的感慨,在我的心上,壁立万仞。
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更想一叶知秋。
在秋阳里,阴晴。
在秋月里,圆缺。
在秋风里,稔熟。
在秋雨里,疏离。
抱紧落尘入泥的夙愿,更想立地成佛。


崇龛入翠

一座明月山,被清冽的琼江捧起。
塔庙重叠,宫龛高耸,明灭入翠。
始于隋朝开皇三年的古镇,泊在了五代宋初的陈抟睡仙。飞檐上的鼾声,此起彼伏。
双龙汇、遇仙桥、八角井,在野花啼鸟上生活,喂养了太极图先天图易龙图和玄指篇。
“一片野心都被白云锁住”,陈抟睡仙的心事是一篇谢诏表的枢机,在潼南的背影里,寝以洞,飨以梨,饮以酒,歌以琴。
以陈抟山的名义,我看见了归隐,在油菜花上,一席太极图,蹀躞无语。
以陈抟故里的名义,我看清了入世,在历史呼风唤雨的墙头,草长莺飞。
那个骑着青牛出了函谷关的人,至今杳无音讯。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9-1-2 15:00,荐稿编辑:盗梦空间)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