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里的树

姚宏伟
悠然而起的炊烟,仿佛
落日里唯一的一植物
倦鸟身负着整天的暮色
正在飞向那里
 
那个劈了一下午树根的男人
脸上映着灶火,等待沸腾
他不知道,烧掉的树根
还会在烟囱上再次生长
 
(选自《诗眼睛》微信公众平台2017.7.18,荐稿编辑:曹谁、夜陌、王恩荣)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