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李鹤影
隔岸是陌生的月光
空落了,清冷了半塘枯莲
我的袖口曾被花香一次
又一次溅湿
 
那一夜的月光很凌乱
印上了你落寞的唇
里面关闭着盛夏的阳光与水纹
 
就如此抱了抱,像银杏叶
轻轻擦过夏天的肩膀
像一尾鱼轻轻吐出
七秒的泡泡
 
(选自《诗日历》微信交流转发群2018.12.30,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