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空碗

杨金牛
一碗米汤里有一个明亮的黄昏
热气如尘,被吸向上空
天空大于土地
晚霞冷却成流云
和群山对眨一下
苍穹合上了眼睛
当一碗空净,那些米粒开始发光
布满了头顶
 
有时很近
似乎伸出舌头就可以够着
有时很远
饥饿的孩子会把他们
一粒一粒
放大成面包
 
我点燃一支烟
烟头的火成了碗里
没洗掉的最后一粒米
让嘴唇眷恋不舍
 
(选自《诗日历》微信交流转发群2019.1.3,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