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禾塘,我不能再喊你的名字

唐曼
握不住河风,握不住一朵漂泊的白雪
今夜,母亲把一切交还
大禾塘,空空如也
 
今夜,不要收割麦子。把镰刀交还铁匠
七十七把镰刀,够不够换一盏走马灯
照亮夜行的人
 
大禾塘,我不能再喊你的名字,
已很少有人听懂
你的塘在哪里
水边捣衣的人在哪里
 
(选自《诗日历》微信交流转发群2019.1.3,荐稿编辑:老家梦泉)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