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

李自国
年关将至,大街上流行的面孔
张灯结彩,火车站的蛇皮袋
说着异地方言,飞机场的拉杆箱
像走马灯,汽车站的大包小包
似二奶三奶,人来物往,兵荒马乱
 
手机里的二维码挤眉弄眼
不请自来的红包,撞弯了青春的腰
年关,是宅男宅女的接力赛
年关是提亲的相亲的催婚的正当借口
年关忙着反串,忙着把陈年剧本重新修改
 
年关,是一个累字一个挤字
一个钱包里的拼
年关是两条汉子三块巧克力
五个人工智能王的傻冒
年关是一盆越浇越旺的火
越惊越呆的喜,越忙越颠的欢
 
它是流浪在外的粮食和蔬菜
它是一块半文半白的腊肉
它是一瓶睁只眼闭只眼的老酒
它是吞了又吐,吐了又吞的爱情
它是打情骂俏、视而不见的乡规民约
它是周官放火,百姓点灯的好戏连台
 
一节车箱一条大街的酒话、好话、大话
年关是一次次串门,一回回返家
一场场麻将的大鱼大肉一桌桌干瞪眼的盛宴
 
年关是一本账,算不算心里都明白
年关是一张纸,写不写都被年字咬伤
年关是一碗酒,喝不喝都被故乡水点燃
 
年关是一个有形无形的关
大巫小巫、大风小浪都得过
有本事无本事、有限事无限事都得闯
过了年关还有关,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何处是乡关?
 
(选自李自国的博客,荐稿编辑:王海云)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