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四首

鲍安顺
有一则创世神话描述:“一朵莲花缓缓开放,用它金色的花瓣托起整个宇宙……花儿朵朵开放。它远离着周围世界的有形之物和上面的无形之物……”
 
爱情:诗经中最早的莲意象
 
那个意象,盛开着
在诗经里
在万舞之舞中,灼灼鲜艳
 
那个意象,或者爱情
穿越时光穴道
脱颖而出,孕育文字沧桑
在一路风尘中,颠沛流离
 
与荷为伍
与简约之风中的西边美人为伍
轻盈起舞
我的臂膀有力如虎
我的目光涕泗滂沱
我的内脏,跟着起舞
在谁思云雨中辗转反侧
 
一枝独秀的吟唱
洞穿千年以前的人间烟火
锁住了梦,也锁住了乡愁
 
 
鱼戏莲:剪纸画或者舞蹈
 
在一片低湿洼地
鱼戏莲
在剪纸画上,开成了舞蹈
 
清水出芙蓉
淤泥中的鱼,正在戏莲
那鱼是活的
莲也跟着活了起来
像是热烈地谈着恋爱
 
鱼戏莲
那鱼,成为一条阳刚雄性的鱼
而莲,也骚扰于鱼
在乾坤反转的定数中
成了风中英俊的男子
 
鱼对莲,情思绵绵
让人想起了神甫凝望十字架的金色欲望
而莲对鱼的意象
充满了性变色彩
有一种神鬼沟通的惆怅
 
 
与谁共舞:君子花的代名词
 
周敦颐的采莲说中
莲,成了旷世圣洁的君子花
圣莲中的圣莲
扑打着翅膀,鸟儿一般飞翔
在我们眺望的心尖上
 
莲,舞之君子
荷,歌之王后
风情绰约,与谁共舞?
 
与梅共舞,莲成了伪君子
与兰共舞,莲成了疯君子
与竹共舞,莲成了真君子
与菊共舞,莲成了淡君子
 
不作浮萍生,宁为藕花死
仔细想想
那死了就伟大
生着就未必不光荣
 
 
魔果:西方文学中的莲花
 
荷马史诗中
奥德赛和他的水手们
抵达了
一个吃食魔果的国度
 
以莲花之食为粮,丧失心智
以吞食枣果为乐,忘忧故里
那个叫莲花的魔果
被称作了落拓花
 
英国诗人丁尼生
在他《食莲人》诗作中描述
魔力的莲花,只要尝一尝莲子
耳边的海浪,立即远逝
化为了,彼岸的嗡嗡声
 
食魔果的人,也叫食莲人
在毛姆的同题小说出现
与诗人的意象,迭合
让东方的荷花,不寒而栗
 
西方文学中
内涵单一的魔果
终究没有成为主流的植物意象
让人着魔的莲花,命运多舛
生长起令人不寒而栗的思考
 
鲍安顺:笔名海鸿,1963年9月29日出生,读者文摘签约作家,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摄影家协会会员,铜陵市作协副主席,铜陵市义安区文联主席,创办《铜陵文学》并任主编。自1986年以来,在《青年文学》《读者》(美国亚太中文版)《读者文摘》《清明》《绿风》《人民日报》(海外版)《新民晚报》《今晚报》《羊城晚报》《场子晚报》等200多家报刊杂志发表作品5000余篇,主编《大俗民韵》、《铜陵方言研究》、《民俗与乡情》、《临津文踪》等书籍十余部。出版诗集《逆风飞翔》,散文集《送人一轮明月》。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