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章晓勤
在九月
 
那些草,那些花
那些细细的香
薄薄凉凉的九月
多么安静,神清气爽
 
我还要多待会儿,像那只蝴蝶
鹅黄的翅膀在风中一点也不颤动
只有星星点点的光亮,闪烁
直到我内心的脆弱,碎且流动
肌肤的战栗,微微的,凉且温柔
 
有很多路回头去走
有很多细小的事以后再做
看一只鸟在空中飞
一道优美的弧线在树林的尽头消失
又从野菊花丛中升起
 
肯定还有许多隐秘的事物
喜悦和忧伤
小小的喧哗和骚动
孤孤单单的声响
宁静,平和而自然
 
 
在山坡上
 
松林寂静,有鸟飞过
蚂蚁爬上松针,炊烟
从山脚下的村庄升起
像缓慢流淌的时光
 
慢下来,曾经多么美好
山坡上的一块巨石
静静地坐着,几十万年了
 
一片枫叶掉下来
又一片掉下来
山间雾气弥漫
天边云彩绚烂
啊,多么壮观
而落日已坠入悲伤
 
 
在山顶上
 
我喜欢山顶上的亭子
阳光斜斜地穿过
照在寂静的松林间
有一些明亮 有一些晦暗
有一些欢喜 有一些忧伤
 
风带来蒲公英的种子
从山顶飞往他乡
我带来细小的欢叫
在亭子里来回飘荡
 
我喜欢山顶上的枯枝败叶
绿色松针上的闪烁
灰色的蝴蝶翅膀扇动
水滴上一缕细细的光
 
我喜欢一个弄丢妻子的人
喝水的姿式
我喜欢一个披着陈年秋装的人
半生不熟的笛声
我喜欢我粗重的喘息
我喜欢小孩子额头的汗珠
 
我喜欢山顶上轻灰的飞舞
山脚下雾气弥漫的尘世
 
 
在黄昏
 
我看见余晖在晚风中写下的字
我看见月色在雪翅上留下的诗
我看见流水的孤独春风的隐喻
我看见眉眼的欢愉内心的忧虑
 
我看见星光在秋水里晃
我看见倒悬的荷叶
她的皱缩灰褐的脸
她与生锈的枝干
只保持着一根丝缕的联系
 
从黎明到黄昏
从花季到残年
我看见许多曼妙的时光
像一片片荷
在水底的天空飞翔
 
 
在夜里
 
漫游的一盏星灯
有着绵羊的眼神
萤火虫一样的光亮
 
还有一些玉兰的香气
莲花的洁白
它整宿整宿地飘忽
在大街小巷
后山坡上梨树的末梢
 
它知道风的源头
它不会说出窗口的隐秘
它啜饮草叶上的露水
和鸢尾花紫红的忧伤
 
它倾听失眠的呼吸
它熟悉夜行的脚步
它进入万物的内心
照亮零点十分的幽静
 
它有时隐身在月光里
有时被黎明的手指轻轻捻灭
 
章晓勤:男,70后,安徽枞阳人,安徽省作协会员,铜陵市义安区作协主席。曾在《诗歌报月刊》、《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报刊发表作品,现在铜陵中学任教。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