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绿衡
雨水
 
没有人怀疑雨水
怀疑植物叶脉里的喧哗
怀疑风从另一个岔口,折回
 
草尖上晃动的大海
人间提取一滴泪,一点悲悯
让蝴蝶安居琥珀的巢里
 
从雨水里抽出琴弦
从我身体里抽出青枝
策马,跑过春天的山河
 
飞鸟,隐疾一样
在雨水里飞翔
钉子在黑暗里,挤压黑暗
 
别让闪电催促雨水
别让雨水流落易腐的纸面
奔跑间,我看见
雨水脚踝上银镯,吐着火焰
 
 
大海,时光的鱼
 
潮声退去,大海
像一块蓝瓷片,被扔在地球一隅
日光高过虚无,又矮于屋檐
山毛榉不相信风捎来的口信
满船的玫瑰,漂洋过海
流落城市的街头
 
没有人记忆哪一片月光
纯洁如水
哪一片月光,能把心中的黑带走
灯光在城市的夜空相互争吵
绿灯、红灯,不停地眨着眼睛
外省的人安静,如
一杯孤独的咖啡
 
用大海比喻闹市,这个隐喻
普通的,像夜店之女
大海隐忍,找不到合适的词表达
就像外省的人,眉峰微蹙
时光的鱼,沿着深入浅出的海沟游开
桌上的咖啡,开始微凉
 
 
孤独之诗
 
是夜,孤独作茧自缚
有人在大声争吵
搅得黑暗更加慌乱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
好比一辆车闯红灯,很任性
网上还说昨晚,在翠湖一路
与新城花园路段,发生车祸
有人当场殒命,真实的不幸
总是在生活自负时发生
我低首于路灯下,抽烟
这是一种习惯使然
我边抽烟边等待那人
结束争吵,像一场宴席散场
而此刻,我更希望和某个熟人遇见
就像我写诗时,一个熟悉的意象
赴约般的出现——
“黑夜在孤独中受孕
我看见火焰,奔跑在路上”
 
 
桃花扇
 
秦淮河水疼痛地摇晃,画舫
小心地驶进温柔之乡
锦缎罗裙,步步春风
石头城上的火焰,吁吁气喘
我披阅旧典,寻找文字的暗伤
——你在哪里?
一柄桃花扇,半遮半掩
尘世的泪,落满绢扇上的江山
看透山河,看透花期
看不透甜言蜜语的无良
小女子不是君子,却比君子好养
一柄桃花扇,也可风流成殇
一朵桃花绽放的微言大义
就像这秦淮河水,在疼痛地摇晃
 
 
冬至日
 
冬至日,下着雨
给上山烧纸钱增加了点难度
 
墓园没有荒废,有专人打理
像春天的花园,被越来越多的人爱上
 
那些年东奔西颠,难的聚首
现在可以围着纸钱的火焰,话说当年
 
从此,我不用翻家谱
茫茫人海中,我也能找到我的亲人
 
该做的,不该做的,我们都做了
何须勒石碑记?
 
地上一片落叶,被风吹起
我想过了冬至日,终会有一场雪
 
把我皴裂的心,渐渐抚平
世界从来都没有安静
 
绿蘅:真实姓名唐靖,现在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司法局胥坝司法所工作,有诗文刊发于《诗歌月刊》 《星星诗刊》 《安徽文学》 《安徽日报》 《新安晚报》 《诗歌报月刊》 《星河诗刊》 《散文诗》 《散文诗世界》 《华星诗谈》 《华语诗刊》等报刊。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