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一苇
橘子红了
 
江山如画,剥开它时
露出陡峭的落日
 
谁将唤醒夜晚的灯盏
枝叶在餐桌边移动
 
你说,唯有这甜
有万般美妙
唯有记忆在遗忘中获得快感
 
我橘红色的毛衣迎着秋风愈来愈空旷了
 
 
明月记
 
有什么不同
我在早上来到这儿
晚上继续来这儿散步
一片湖水养一轮明月
有多久没有在一棵树前长久地停留了
树干漆黑树叶圆润
要如何陈述我们的现在
清风明月,那日有人曾挥毫泼墨
四个字像披戴羽毛的剑射向苍穹
明月高悬
湖水动荡不息
一首诗中你曾付山石以魂灵
坚硬的影子最后消失在柔软的梦中
我们不得不相信
无数夜晚追赶着夜晚
星星与星星
一趟趟,加深着我们落在尘世的
枷锁......
 
 
那个春天的夜晚
 
火塘里的火慢下来时
我们中间
有人在翻烤熟的红薯
有人发呆
(发呆的人面色苍白)
有人伸长了脖子轮流念诗
我们围着圆木桌子
开花的桌子
我是最后一个
长出蘑菇的
 
有人咳嗽
在心照不宣的夜里
野花和芦苇
仿佛停不下来的忧伤
黑漆漆的树下
自行车车轱辘闪闪发亮
白天广场上
我从它上面摔下来几回
再勇敢地爬上去
 
 
我到底爱不爱这个世界
 
秋天了
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
面对你
世界多么宽宏大量
草开始淹没我的身体
 
 
风吹蓓蕾
 
轻轻传唱
山涧里那片竹林
鸟鸣声分布有序
我们在黄昏时看到一种逝去
而在山坡的尽头看到
风吹开花朵
身体的蓓蕾
有时候我们会迷惘一阵子
有时候我们以为
夜幕降临
事物们长出明亮的翅膀
忧伤不可怀
春天啊
我们止于爱止于悲伤止于
竹林微微的颤栗和欢呼
 
一苇:本名陆爱霞,70后,安徽铜陵人。88年与诗邂逅,中途停笔,2013年重拾诗歌。有诗歌发表《中国诗歌》《安徽文学》《清明》《诗歌报月刊》《诗歌月刊》《淮风诗刊》等杂志。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