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胡立功
父与子
 
你是我臂弯里馨香的婴孩
我是你浑身发散着汗味的父亲
我笑着逗你
你却撇着小嘴嗷哭
 
孩子,会有那么一天
我也这般躺在你的臂弯里
像是被虫子蛀空了的木头
你用泪水洗濯我的白发
我却站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向你微笑
 
 
无题
 
不知道是否真的爱过你
三十年多前的经历依旧铭记
十六岁的少年在小巷里流连
只为了目睹一个倩影
紧随黑夜的脚踪
只为了听一句迷人的声音
相逢时的慌乱赛过火警
一无所遇的寒冷好比冰川北极
那份苦涩至今还含在嘴里
 
而今我逢知命之年
双腿不再有少年样的矫健
能在小巷里徘徊百趟
儿子已长成英俊的青年
妻子贤淑又端庄
你的形象还保留在旧岁时光
自从你离开烟雨江南
去了遥远的陌生北方
彼此天各一方
人海茫茫
我只能捧着《诗经》吟哦顾盼
 
昨日故地重游
在残桓断壁的小巷
寻觅不到当年的那扇灯窗
唯有时间的沧桑
弥漫于心上
入夜的一场短梦
将我带回到少年时的心思飞扬
你依旧是少女红妆
音如鹂啭
乌发似漆
明眸贝齿
恰如当日一目难忘
你今在何方?
那个痴情少年又流落何方?
 
 
沙沙声
 
窃取我梦境的
是那沙沙声
空谷足音般播撒开的
是那沙沙声
渐入冬天听到最多的
是那沙沙声
凌晨五点
我等候的
是那沙沙声
汽车趴歇在窗外的单行道上
听不到橡胶轮胎压地的沙沙声
风儿像人一样屏住呼吸
掀不动树叶摩擦的沙沙声
以及树叶纷纷落地的沙沙声
没有下雨
就听不到雨点击打树叶
和地面的沙沙声
还有一种沙沙声发生在我的内部
是往事相互交错的沙沙声
像上下睫毛交错时发出的沙沙声
我躺在黑暗里的床上
静候那沙沙声
尽量不让身体辗转反侧发出沙沙声
小心着不让头发在枕头上发出沙沙声
鸟儿第一声啁啾
牵动远犬的吠叫
和莫名而来的响动
都不能像潮水摇撼岛屿那样
摇撼我的心岛
我心岛的波纹也不会发出沙沙声
 
沙沙声来了
我的脑电波扫描到远处的沙沙声
那是一双铺展开的大手
真正摩挲大地的沙沙声
用力匀称蕴涵了坚韧的美德
一起一落诞生了诗歌的节奏
绵延持久唤起对生命的敬重
扫帚的竹丝拨动天地间的琴弦
落叶聚堆起来的沙沙声
清洁车轮胎亲吻柏油路的沙沙声
簸箕倾倒尘土的沙沙声
像曙色撩开我厚厚窗帘的禁闭
是我每天复苏过来的信号
我寂寞人生里的天籁啊!
 
 
今年之八月
 
今年之八月
像条鲶鱼从我双手间逃跑
隐没在时间的黑沼泽之际
它递给我一个睥睨的笑
除了徒劳愤怒和
满手的腥臭黏滑
我竟无能力去表达
假如有一柄锋利的鱼叉
便会毫不犹豫擲过去
把它牢牢钉住
把耻辱牢牢钉住
把愤怒牢牢钉住
把徒劳也牢牢钉住
唉,唉
只能去想象
只能自己去做一条竭泽之鱼
 
今年之八月
像鲶鱼摆着傲慢的尾鳍在游走
让我如傻子一样留在时间之岸
目送它离去
目送它远去
 
 
偶遇
 
你说我像个被生活压垮的人
我默然而认
也记住你的眉心有颗痣
这是午后的一次偶遇
我抑制不住把内心的苦楚
倒出掌心那么一盈
你灿然一笑
像把欠债人的债抹了个干净
真是一个大度的人
我忽然羞愧了
不该把自己的秘密泄露给你
成了被赦免的对象
生活中各有苦恼和难关
有时候,我们不需要相互打扰
后悔已经来不及
我开始装模作样
却记住了一颗美丽的痣
留在你的眉心
 
胡立功:笔名子非,企业下岗工人,爱好文学,现在经营一家小书店谋生,偶有写作。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