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朱英诞

 
简介:
 
  朱英诞(1913-1983),原名朱仁健,字岂梦,号英诞,常用笔名朱石笺、朱芳济、朱百药、庄损衣、方济、傑西等。祖籍江西婺源,寄籍江苏如皋,系朱熹后裔。
  朱英诞也是一位研究新旧诗歌的学者,他曾在北大任教七年,和废名在北大中文系先后讲授新诗,探讨新诗。
  朱英诞1913年生于天津,父亲朱绍谷擅长诗词,少时享有“神童”之誉。曾祖父曾宦游江南,任过江西知府、道台,在武昌城置家园,建藏书楼。
  中学时代沉默多思即开始新诗创作。
  1928年,入南开中学,发表第一首新诗《街灯》(一名《雪中跋涉》),未满一年因摔伤而休学。
  1932年举家从天津迁入北京后,考入北平民国学院,与李白凤同学,时林庚在该校任教,三人常在一起写诗论诗。
  1935年秋,经林庚介绍,结识废名与周作人;废名欣赏朱英诞的诗才,称他的诗为新诗当中的“南宋的词”;他活跃在诗坛上,常在《星火》《新诗》等杂志上发表文章与诗歌;年底,由林庚作序推荐,开明书店出版了朱英诞诗集《无题之秋》。
  1936年预备出版的《小园集》(由废名先生作序),因卢沟桥事变,未能正式刊行。
  1939年,北平沦陷后,在北京大学文学院任教(至1945年),自编讲义,主讲“诗与散文”,并编选《中国现代诗二十年集(1917-1937)》(又名《新绿集》,未出版)。
  1940年至1941年朱英诞在伪北大担任讲师,常在《中国文艺》《风雨谈》《文学集刊》《北大文艺》等刊物上发表诗作,曾与沈启无一起编辑《文学集刊》,并编选废名、沈启无的诗合集《水边》。
  1945年之前,是朱英诞诗歌创作最为活跃的时期,收集在朱英诞《春草集》《小园集》《深巷集》《夜窗集》《逆水船》《花下集》《损衣诗抄》等十多部诗集中的作品都是这个时期创作。
  1946年,朱英诞专程回京看望从湖北回京的废名,二人相谈甚欢。废名得知朱英诞在抗战的非常时期仍旧坚持写作,深感欣慰,并积极为朱英诞联系出版诗集和讲稿。
  1949年后,在冀东、北京一带(如贝满女中)任教。
  1950年代开始,朱英诞不再公开发表诗作。
  1950年代末,借调到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馆工作,并开始旧体诗创作(同时也不断写有新诗),但此后一直是“民间地下写作”,留下几千首诗和大量遗文,均未出版问世。
  1963年,朱英诞退休,开始致力于古典文学的研究。十年浩劫期间,朱英诞仍旧坚持读书写诗,但是从未有作品发表。晚年带病继续诗歌创作与诗集整理工作。
  1983年上半年写下两万字自传《梅花依旧》,极具现代文学史价值;所补充完整的废名的《新诗讲义》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该讲义前半部分为废名的《新诗讲义》(世人误为《谈新诗》),后半部分为朱英诞所添加,并对前半部分进行了评点。一部完整的新诗史著作终得完稿,此真可谓现代诗坛中师生合著一部诗话的佳话。
  1983年,病逝前写下《扫雪》《飞花》。12月27日晚,因心脏病突发,这位一生执着于新诗创作与研究的诗坛“隐者”,带着与时代错位的遗憾逝去。
  1987年,钱理群等人在《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里,开始关注朱英诞,但是他们对朱英诞也只是略有述介(也没有涉及诗人当代创作)。
  2008年北京大学出版社推出陈均整理的冯文炳、朱英诞《新诗讲稿》,朱英诞开始受到学界与诗坛关注。
 
 
著作:
 
  首部诗集《无题之秋》开明书店,1935
  第二本诗集《小园集》(废名写序)1937年,未出版
  《中国现代诗二十年集(1917-1937)》(又名《新绿集》)编选,未出版
  诗歌选集《冬叶冬花集》文津出版社,1994
  《新诗讲稿》废名和朱英诞合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李长吉评传》海豚出版社,2012
  《朱英诞现代诗选集》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
  《朱英诞集》(十卷)王泽龙教授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2018
 
  注:朱英诞总计创作了三千余首新诗,自订新诗集《春草集》《小园集》《水边集》《深巷集》《夜窗集》计二十余种。从1958年到1983年的25年间,创作现代旧体诗作1300余首,并将旧体诗编订为11册,命名为《风满楼诗》。此外,他还著有谈诗论诗的序跋、随笔、散文千余篇,研究古代诗人的学术论著若干种,另有现代诗剧、京剧剧本、外国诗歌翻译作品等。
  《朱英诞集》(十卷)几乎收集了朱英诞95%以上的作品,前五卷为现代诗卷,六、七卷为旧体诗卷,八、九卷为散文卷(主要是关于诗歌的序跋、随笔),第十卷为学术卷及其他(包括新诗讲义、古典诗歌研究、古代评传等)。
 
 
 
评价:
 
  他的文学生涯一开始就与京派作家及其整体风格一拍即合,而且显示了更突出的特色。他的诗擅于从日常发现,抒写带有纯诗的情趣与超脱,似乎与政治拉开距离,因而难免被政治化时代主流所轻视,也因此,人们会在时过境迁之后,重新发现其永久魅力。他晚年诗写重心转向古体诗,可贵之处是他的诗心到生命最后一刻也没有放弃。这应该是他对后人更重要的启示。
——《诗歌周刊》
2019年2月2日
 
 
  而朱英诞也与西洋文学不相干,在新诗中他等于南宋的词。……真正的中国文学不一定要受西洋文学的影响的。林(庚)朱(英诞)的诗便算是证明。”
——废名
 
  在北大任教期间,朱英诞承接了废名先生主讲的“新诗与写作”的课,并与废名共同完成了他们的《新诗讲稿》。在《现代诗讲稿》中,朱先生对早期白话诗有系统和细致的辨识。他的特点是引导学生在阅读过程中体会作者的得失。他不是一般的研究者,他是在分析的过程中融进了自己的写作体验。如同废名和林庚那样,他们都是诗人论诗。
——谢冕
 
  朱英诞作为京派文人圈中的代表性诗人,在大动荡的20世纪,静心沉默地坚持诗歌创作50余年,为现代、当代诗坛增添了一道别样的风景。朱英诞以追求真实与鲜活的“真诗”为新诗的本色,善于从日常生活与自然世界中捕捉新鲜的感受与思想的闪光;智性体验与诗性感悟融合是他诗歌知性诗化的诗思特征;“与古为新”,是他对中西诗艺交融互涉的成功探索;以平实纯正的现代白话,表达隽永含蓄的诗意,语言具有淡雅简朴的质实之美;从容不迫的笔调、自然和谐的节奏、清幽深远的意境、静默沉思的风格,呈现出与京派文人特有的纯正文学趣味的联系。朱英诞现代旧体诗多自然世界书写与个人生活呈现,体现了自我心灵世界与自然世界对应的传统人文精神与审美意趣,是一部分中国现当代知识分子动荡时代生命存在方式的记录。
——王泽龙
 
  将日常生活作为情思资源以达成诗与生命同构的诗学选择,固然是宋诗“以俗为雅”风尚和周作人、废名闲适冲淡余脉的承续,更是诗人“心灵”总原则统摄下的自觉主张。朱英诞对琐屑凡庸的“此岸”日常生活的抚摸,并未被世俗的尘埃蒙蔽,而是总能凭借出色的直觉,在俗、小的题材中发掘出雅、大的境界和思想。
——罗振亚
 
  朱英诞的许多诗直到现在并没有陈旧的感觉,诵读起来还是很新很真挚的。
——牛汉
 
  朱英诞追求真实与鲜活的“真诗”。他善于捕捉日常生活和自然世界中新鲜的感受,融合知性化的诗思,表达隽永含蓄、淡雅简朴的诗意。他的诗歌风格多静默沉思、清幽深远,力求在中西诗艺的交融互涉中“与古为新”,这与京派文人特有的纯正文学趣味有着直接联系。
  进入当代以后,朱英诞一直坚持自己的诗歌理想,并始终葆有自己相对独特的创作空间。20世纪50—70年代他的新旧诗写作虽有不少涉及社会现实,但主要还是延续着之前业已成熟的独特风格,遨游在自己的艺术世界之中。其诗作澄明俊逸、风华流美。
——周百义
 
  朱英诞是中国现代新诗史上隐没已久的诗人。他坚持不懈的创作跨越了新诗发展的多个历史阶段,在长达50年的诗歌生涯中,共创作了约3000首新诗、1300首旧体诗,还有大量的诗歌讲义、评论、随笔等。可以说,朱英诞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京派诗人群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诗人。
——程继龙
 
  像波兰作曲家萧邦在西方音乐史上以"钢琴诗人"名世一样,朱英诞这个名字,在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就意味着诗。自1933年在报刊发表新诗《印象》起,至1983年创作最后一首新诗《飞花》后不久谢世,朱英诞的写诗生涯长达整整半个世纪。他一生留下了三千多首新诗,一千多首旧体诗,可以说是以诗始,也以诗终。
——陈子善
 
  朱英诞的诗歌语言淡雅、纯净,具有自由和自然的新质。这种新质有着古典诗语和现代词汇的巧妙融合,关乎"古典与现代互涉的美学"。一方面,朱英诞将"自然"作为书写对象,有"回归中国传统"的倾向;另一方面,他借鉴欧化的语法形式突出了现代人的情感和精神。同时,朱英诞讲究语言的自然天成,而非苦吟与晦涩。
——钱韧韧
 
  朱英诞从20世纪30年代就开始诗歌创作,是一位有独立个性的诗人。他承继了晚唐和南宋词人一脉,也接受过西方诗歌的影响,以中国式的象征主义诗人的面貌而出现,但却与时代产生错位而少为人知。在40多年的创作道路上,他的诗歌象征主义与现实主义元素共存消长,以营造柔美开阔的意象和朦胧美的意境见长,总的趋向是从象征到现实。
——彭金山、刘振华
 
  朱英诞的诗感觉独特,思维开阔,意境深远隽永。以现实主义为基础,兼用象征和意象派手法,不拘陈规,勇于探索。”
——宗鄂
 
  朱英诞的成就主要在新诗创作上,不仅数量可观,而且别具一格。他的诗大多抒写春花秋月,落叶归鸦,河柳细雨,冬室晨村,语言清秀隽逸,而联思奇丽曲折,含蓄有致,颇为耐人寻味。
——钦鸿
 
  1958年,北京市教育局请他带领部分教师到故宫博物院整理明清档案,地点就在故宫南三所,那里古木参天,环境幽静,虽然每日与尘封的历史档案为伍,但是心情很舒畅,闲暇时不由得彼此唱和起来,实在是工作后的消遣而已。”
——朱英诞夫人陈萃芬
 
  诗人朱英诞是我的父亲。对于文学与诗,我是个门外汉,我是从父亲去世以后,翻阅整理他的遗稿逐渐认识和了解他的。
——朱纹
 
 
自白:
 
1、我只是“诗人”。一向只是为自己写诗,然而我对于诗却永远是虔诚的。我所珍惜的是纯粹的情感,其实诗也毫无秘密,我愿意说诗只是生活的方式之一,诗是精神生活,把真实生活变化为更真实的生活,如果现代都市文明里不复有淳朴的善良存在,那么,至少我愿意诗是我的乡下。
 
2、大凡真正的新鲜的事物,都是幼稚的而又幼稚得好的,唯诗亦然。要紧的是人如何爱护它。
 
3、新诗应该是在形式上是简单完全,在内容上是别有天地,可以说是具有无穷的容许。诗本身不是一个小天地。
 
4、每一首诗与另一首诗不同正如人事之在明日与今日不同是一样,首首诗的内容与形式虽相似而不相同,这才是真正的自由诗的风格,也就是今日新的诗与已往任何别一方面不同的诗的性德。
 
5、约四十年来,中国诗大体说来是在欧风美雨的影响下进展着的,它受到许多外来的刺激,西欧的英、法德和美国,以及东方的印度和日本。(然而),它也并没未脱离自己的本土传统,所以它仍旧自有其特色。
 
6、诗如果是土壤,一棵树吸收其中的营养,是完全可以不介于怀的。
 
7、诗,夹着田野的气息,如春云而夏雨,秋风而冬雪,点缀了我的一生,生命的四季。
 
8、每一首诗与另一首诗不同正如人事之在明日与今日不同是一样,首首诗的内容与形式虽相似而不相同,这才是真正的自由诗的风格,也就是今日新的诗与已往任何别一方面不同的诗的性德。
 
9、我喜欢在夏日昼长时耽于寂寞的写着,似乎得以同时享有“清吟杂梦寐”的景光。我没有午梦的需求,却常时在人们遗弃的白日里,独自一人跑到园林中做我的白日梦。
 
10、知性的诗思是朱英诞诗歌的鲜明特色。朱英诞的诗歌大都呈现出内敛、节制的特征,在诗思建构方式上,讲究智性诗化,极力避免感情的发泄而追求智慧的诗意凝聚。
 
11、我并不以为诗不容许抒情,但我要说我们的时代所经历大概以往有所不同了,诗仿佛本质上是需要智慧的支柱。
 
12、(诗)不可意太俗,或太熟。诗通不了俗,也用不着通俗,通俗自有其正路,诗却必须是较深远。
 
13、十年间我对于诗的风趣约四变,本来我确甚喜晚唐诗,六朝便有些不敢高攀,及至由现代的语文作基调而转入欧风美雨里去,于是方向乃大限定。最初我最欣赏济慈。
 
14、我们的诗才不过刚刚出土,正处于新绿的萌芽状态……(新诗)未必是国粹的诗,是国粹的诗的思路所不能海涵的别的东西;中国新诗对中国旧诗正如海外新诗对中国旧诗,诗国里正无处不可以撑船也。
 
15、家君有句云“机杼声中风满楼”,这乃是我的室名和书名的来源。
 
16、诗有两种,一种美感的反应是:自景物或环境自然而来,例如四候之感于诗,以及非哲学家的哲学、山川钟灵或者我们之号称烟水国之类。一种是自人文而来。但人文实自人性自然出,故二者又是相通相能的。
 
17、我们家是一个败落了的‘书香门第’,门第是败落了,我的书香是永存的。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