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五首

薄小凉
绝唱
 
我爱你。枇杷叶。月季。蜜
会偷偷哼起歌来
你不懂
这个有青铜属性的女子
横冲直撞
什么撑我活下去什么就逼我死
我每深情一回就衰老一次。天地空旷啊
小院有永恒的雨水
忧伤猛烈。我有帝王的泪
和旧时的病:虫。妇人小杂。龟背。不能食
我认识你的疯狂和绝望
只有这配得上我哭出声音
我没有好生活
没有好手:它习惯了受伤后继续干活
 
 

 
春天不能没有乡下
乡下不能没有草屋
草屋不能没有蛇。蛇盘在茅房
蛇挂在梁上。蛇横在苗央
蛇把我吓怕了
躲在窗户下
害糊涂的病:
我不知道是心脏疼还是乳房疼
也许我快要死了
但敲门的通常不是医生
 
 
春天
 
在乡下
你很难看到一个用手绢的人
蓝格子棉布白线锁边,四四方方
干干净净地叠在口袋里:他是我英俊的父亲
我是父亲的骄傲
被放在洋车的大梁上炫耀
我是他的头一个孩子
他也不确定我的性别
我野。可怜蛔虫
我用三岁的身体养活它们
 
 
乡下
 
说到农村,我们想到贫穷。农药。萝卜地
暴力。温暖。脏
而说到乡下
我们就想到了沈从文。北大。芸芸
乡下是极为文化和高雅的
那时的名媛几乎都嫁给了乡下人
有一个叫三三的女学生誓死不从
这可难坏了教书先生
就写了许多情书给她。她却告到了校长部
这个校长是胡适
胡适说:他非常顽固地爱你
 
 
爱。情
 
爱和情是分开的
就像两兄弟爱上我
我挑拨他们打架
喝酒
“我需要一个为我拼刀子的男人”
谁输了
我就嫁给谁
爱。情。是很考究的一件事
就像我下了班先吞粗食
再切。炒。炖。亲爱的
吃好东西的肚子不能太饱不能太饿
太饱了吃不下
太饿了等不急
 
 
闲看日文
 
不过把汉字的偏旁圆润了许多
但还是显得幼稚
像这个国家的姑娘
被郭沫若和周作人骗得哭红了眼睛
“你偷我们的字,我们偷你们的姑娘”
本就公平。谁叫她们美得毫无反抗之力
但日本国的姓氏真是好听
诸如四个字的:小比类卷
两个字的:星野。清水。千叶
忍不住给这些姓氏后面加两个名儿:
星野美优
清水芙蓉。千叶
豆腐

 
 
街坊
 
他把我压到床上,啃了很久
两只手始终抓着我的肩膀:太老实了
我要惩罚他。于是乎
一连七天
躲避,逃跑
有一次他终于逮住我
扎得疼
他全身都长了胡子。讨
我还没吐出下个字,就被抱到花深处
小百合太矮,什么都遮不住
人来人往的
笨死
 
 
风吹
 
我吃得最胖的时候
喂两个儿子。解开扣儿
一边一个
染布蓝水映着香台的小花小菜
村民从地里回来,鼻尖渗出细密的汗珠
老祖宗把炒熟的糖豆摊开,令烟绝
南宋管鉴有一句词:莫要苦吹海棠花
而现在的风极为低贱:你怎么舒服我怎么吹
像白天粗暴夜晚低下的老爷们
而此时的女人们可以强横可以无理
也可以报复性地裹紧衣服:不干
 
 
电影
 
方便面的汤汁
烩上剩米饭。这几个被母亲抛弃
宁愿生吃垃圾,也不愿进福利院
后来最小的那个饿死了
哥哥姐姐把饿死的妹妹
放在行李箱
拉到郊外
挖个坑
埋了。回来的路上
配乐并不悲伤
场景也很温暖
日本的超市。街道。阳光
让很多人有了阴影
 
 
许立志
 
你可见过一头被蒙着眼睛日夜拉磨的驴子
死后,淌过的泪水
一七八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法国大革命颁布的《人权宣言》里写到:
自由。财产。安全。反抗压迫
是天赋
不可剥夺的人权
 
 
站在制度的对立面
 
你就成了改兰。斯诺登。杨白劳
北风那个吹
雪花那个飘
雪花飘飘年来到
改兰:你的孩子们在阴间可还好
阿登:我日夜担心你的安全
你要好好活,不然你要埋在哪儿
天地之大
连个死的地方都没有
白劳,不如来我家过年吧
我虽然也是负债累累
但现在的黄世仁都比较温和
花呗,银行,微信上的小额放贷
逼死的毕竟是少数
 
 
花弧
 
你可知道一个六十岁的老父亲
还要被抓去当兵的愤怒
女儿扮男装替父征兵
“替父”的痛苦:你们逼着一个女孩救天下
天下谁救我的女孩
救得了成美谈
救不了,我甚至
找不到她的坟
横吹曲笛,《乐府诗集》卷二十一曰:
北狄诸国,喜马上作乐
但谁见过
马上横尸
那些个
还来不及哭就被砍死的小儿女
 
 
生活
 
小货车坏了。丈夫下来修理。妻子用手电筒照着
孩子在旁边玩
一辆大卡车飞奔过来,一家三口
惨遭碾压。当场死亡
这不是新闻联播,春生叔说这些的时候
泣不成声
快过年了,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是啊
快过年了,小李子给儿子交完学费
兜里只剩两块钱
刚又辞职
像只丧家犬。可恶的
老板娘扣光了全部的押金,当时
他杀她的心都有
 
 
理坑
 
观古镇
宛如观美人。先熄了月光看
有没有灯笼。茶肆。雨水。再息了风
人还是摇的
走路仿似行船:格扇窗。长石条花架。田黄
哦,不在这清凉里永生
就在这寂寥里寻死
你在冬天看到过油菜花吗,那是下梅
你在油菜花看到一窝蛇蛋和草蝶,那才是理坑
理坑鲜活而刺激
摩托车,下水道排水管,烫染时尚的小姐妹
把这古代的景致破坏得淋漓尽致
又仿佛相融相符
这里适合读书。放荡。养猪
适合一个封建皇帝的自闭和自语
朕。无聊透顶
朕。想要一个钢筋水泥铸成的方块女人当枕头
朕。饿了
 
 
穷人
 
一口锅:烧水,炒菜,熬粥
熬的粥有油星
炒的菜有米花
他们总是在搬家
小女儿欢呼雀跃:下次我们住桥洞吧,多好玩
父亲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就去分捡那些破烂,酒瓶,纸箱
他的土地被他随意丢弃或者
卖掉。建筑工厂,排出毒素和废弃物
一九一九年的少年画家常玉
也是这样离家的
他在法国生活直到死
他画绿底小梅,北京马戏,磁州窑瓶
粉莲盆景,牡丹,菊
即使是蒙帕纳斯沙坑街的巴黎裸女
都生了一窝四川美人的俊眼
一条似蹙非蹙的枉凝眉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9-2-1 00:16 ,荐稿编辑:大漠风沙王峰、瑞雪)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