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八首

皮旦
天空上的白云很像喜马拉雅山

诗人何小竹
想送一颗炮弹到喜马拉雅山顶
他甚至为这个想法
而彻夜不眠
何小竹是不是看见过
一个肩扛煤气罐的
今天一个肩扛煤气罐的人
迎面朝我走来
擦肩而过之后他继续往前走
我几次回过头来
看他的背影
我发现那人扛的煤气罐
很像一颗炮弹
走的越远,越像一颗炮弹
天空上的白云
很像喜马拉雅山


这一刻

这一刻
我又一次想到了蚂蚁
我想到的是,两只老蚂蚁
抬着一只小蚂蚁
走在回家的路上
小蚂蚁已经死了
两只老蚂蚁抬着一只死去的小蚂蚁
老的和小的,都是黑色的
活着的和死去的,都是黑色的
它们一生下来就是黑色的
这黑色,正是人世间丧事的颜色
它们仿佛不停地办着丧事


孔子是一名狂热分子

我喜欢孔子
喜欢他因为他是一名
以一辆奔跑在
人间旷野上的
破马车为家的狂热分子


石头里的老虎

这是一块石头
石头里住着一只老虎
不是石头内部本来就是空的
一只老虎主动住了进去
也不是把石头凿空了
凿成一间牢房
然后关进一只老虎
石头没有那么大
这是一块仅比一只青年老虎
大不多少的石头
看得出石头里住着的
正是一只青年老虎
这是一块石头
与一只老虎的合二为一
或者说它就是老虎
这是一只老虎
与一块石头的密不可分
或者说它就是石头
必不可少的疑问是
难道这只老虎
把自己锁进了石头
或者说这块石头
自己在演变成老虎


仿佛旧时代真的回来了

沙发太旧了
他请来一位翻新旧沙发的师傅
客厅很大,沙发也很大
师傅很乐意在这样的客厅大干一场
他也一起干,而且乐意于客厅
瞬间转变得就像旧时代的一个工厂
两个都很乐意的人
一边干活,一边唱起了老歌
仿佛旧时代真的回来了
用一根根砸进木料的铁钉
练习隐忍和重新扎根
伴随铁钉的,是迷人的掩饰和沉醉


用于折叠时间的发明

为把时间折叠起来
发明了世纪
过一百年折叠一下
还发明了年
过一年折叠一下
还发明了季度
过一年的
四分之一折叠一下
还发明了月
过一个月折叠一下
还发明了周
过七天折叠一下
还发明了日子
过一天折叠一下
有用于一秒的
过一秒折叠一下
甚至还有用于
折叠更短时间的发明
个人与个人
使用着不同的发明
个人与国家
使用的发明更不相同


车过采石场

车过采石场,自然想起了石头
我从来也没走进过采石场
石头被切割、被粉碎的过程
只能呈现在我的空想上
我从来也没看见过石头的成长
有谁看见过吗
石头的成长注定很不容易
有一次,我的空想上
呈现的全部是这种陌生的成长


大雪在刻意消除自己的痕迹

走了整整一个下午
我才在拦河坝发现一小块雪
它实在太小了
就像一条黑狗刚刚生下的白狗
在一个低洼处躲藏
看不出它来自天上
甚至看不出它是不是雪
任何细微之物
都必须成群结队联合起来
才能与天发生联系
而它的孤立已无可改变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 2019-1-28 09:08 ,荐稿编辑: 崔岩)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