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李立
临17床

公款消费有所收敛。饭店,酒店,商场,KTV
纷纷关门,唯独有个场所
抓住了生命的痛处,依然是人来人往

临17床挤在长廊的尽头,一朵快枯萎的花骨朵
全身开满了斑斑点点的鲜“花”,年轻夫妻的
悲怆和无助,全雕刻在脸上
毫无生气的幼童,仿佛也厌倦了这个世界
连哭泣都觉得多余。这个年龄
原本是父母的天使,爷爷奶奶的天伦
幸福和快乐,都被疫苗了

不安抚不幸。不筛查,化验,会诊,诊治
不幸。敷衍,封闭,屏蔽不幸,只会
一个不幸接着一个不幸,一个小不幸
变成天下人的不幸

父母身上掉下来的痛,谁会疼?

风更不会疼人。这些冬天的风
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溜进来的,裹挟着寒气
在骨子里暗自涌动


挂号

PM2.5被某外国大使馆公布时,差点引发
外交危机。空气,水,食品,转基因,添加剂
引发的危机,全刻在一张张
焦虑而迷惘的脸上。这些脸庞迷信过岁月静好

当厄运降临到自己头上,惊慌,痛苦,崩溃
不惜拿出一辈子的积蓄,或者
卖掉辛苦购置的栖身之所,托人寻求一张病床
常常落得人财两空。
一个奋斗一辈子的家庭
一病致贫,一病掉进了人间的冰窟窿

队伍有点长,憔悴的眼睛
不停的向前张望,为了挂上号
有人从凌晨排队,通宵达旦

一场大病,能让一个家庭万劫不复
一场大病,能让人从一个绝望到另一个绝望
一场大病,能让人在无奈和无助中
读懂生与死,理解了浮云


药房

人情世故。进机关幻儿园,进一所好学校
进一个好单位,坐上一把好交椅,都必须削尖脑袋
能挤进药房的药片儿,也需要三头六臂
便宜疗效好的,利润低
工厂已经下线,市场好利润低的
换身新衣裳,摇身一变成新娘,身价暴涨
市场好疗效好利润也好的,救命稻草
被一纸公文,挡在门外

一部被勒令下架的电影,赚去多少人的心酸泪
隔壁邻居把假药,做成真药
价廉物美。而龙的传人
把进口的真药,释稀,添加,包装
内容大打折扣,而价格
翻了一个跟斗

一张小纸片包着几粒小药片,就能击退
一场感冒,那是十分遥远的事情,可望不可及
挂号,验血,打针,吃药,理疗
一场感冒,两个疗程,耗费的精力
时间,金钱,让人崩溃。月在高处吟
琴在酒里和,花在怀中开,低处
有疲于奔命的尘埃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19-1-26 15:27   荐稿编辑 姚波  忘了也好)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