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章建平


你俯首躬身
对土地表达着谦卑的敬意
亲近它、深入它
掀起一朵朵柔软黑亮的波浪

被深埋的枯草与麦籽
终将以另一种方式重生
而那些被切割的蛙虫
终难逃过死去的命运
你有木的仁厚宅心
也有铁的锐利性格

我见过父亲坐在夏日的田埂
用旱烟点燃疲惫的寂寞
他的目光掠过斜躺的犁
温柔地落在那头老牛身上
那一刻我仿佛觉得
牛和犁,就像父亲和我


炊烟

用什么来证明
山村活着,老屋也活着
草的青涩,木的醇香
来自山野的体味
看得见的呼吸。漂遥

需要一丝微风,和
蓝色的背景
便是一缕自由飞飏的云
也可以是邻家的小妹
袅袅羞涩,别样妖饶

燕子飞过午后
我抬头望天
炊烟正起
飘过几垄稻田。多么熟悉
恰是母亲的味道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9-1-29 14:07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梁树春 、姚波)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