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宫殿

鵎鵼
孩子,我看见你
浓密的黑发,在午后的山林里眩目,
这漆黑的绸缎,它是我给你的,
你葱笼的漆眉,在午后的光束里簇新,
这茂密的丛林,它是我给你的
你的黑眼睛,是午后清澈的新潭,苇丛倒映,幽居着白云和蓝天,
这黑色的宝石,它是我给你的,
你微微上扬的嘴唇,唇线优美,这爱的栖息地
它是我给你的

你的手臂,越来越强劲有力,这钢铁的雏型
它是我给你的

你的身板,已长成一棵白杨,
我隐约听到那树茎里传来林涛的喧嚣,
海浪的喘息,
这葳蕤的夏山,
它是我给你的……

禁不住,我摸了摸自己温润的手臂
低头,看了看自己垂在胸前的一绺发丝
那座给了我这张面庞,这双眼睛,这捧血肉,这架骨头,
因风烛残年而漏雨漏风的宫殿,
顿然
就在眼前伫立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探索,2019-1-27 20:21   荐稿编辑:忘了也好、崔岩、燕京)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