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楼辞

峻刚行者
来时,巴陵郡已经下过雨
清冷、幽深和离开的人
把守这一洞庭湖的水门码头
缓缓移动的货轮,容易致幻
楼是清朝的楼,不是北宋朝
据说元朝也盖有此楼
朱姓大明也建有此楼
不过,它们已然移驾
不知所踪
五座楼,各不相同
许多人来此,为一睹《岳阳楼记》
导游说,仲淹先生秉笔时
身正流沛中原,他醉心滕太守的画
一挥而就。金盔顶下
风铃缓缓摆动,它的幅度介于两种铜器
近于相撞尺度之内。压抑缓缓
蔓延到整个的湖面……我们是怎样的一次相遇呀
许多事物并无因果。百废俱兴后三年
太守就病逝,人间披上一幅画
坐在水门上,为苦难的忧乐
邀遇一名知音
而梅亭外的一枝枝待开梅苞
花瓣,手一样打开一滴雨
一滴雨里噙住的字和人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 2019-1-30 16:29,荐稿编辑:崔岩)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