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老如石

李晓春
笼囚多年。父亲终于打破栅栏,
要奔波上百公里
一起送孙子上浙大。还要去西湖听欸乃,
看保淑塔夕影。

轻而易举的。父亲却举步维艰。
纵横过朝鲜三千里山河的脚,
此刻,弱如纸糊。
一步台阶就是高不可攀的珠峰。
一米平地就是二万五千里的草地沼泽。
连秋日阳光
落肩也有磨石的重量。

年老这块磨刀石,磨去了父亲的行走如风。
但仍是江心那块耸立的礁石。

(选自核桃源论坛,荐稿编辑:仲夏)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