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诗八首

小北
丙村民与一头牛的爱情史
 
村里闲得蛋疼的,是XXX
我们姑且叫他丙村民
他59岁了,一直没找媳妇
比不上一头黄牯子,开春,会被赶到无数个牛栏里
不管愿不愿意,都得交出
 
 
蚂蚁的蚂,还是蚂蚁的蚁
 
原野上没有寺庙
人间没有教堂
 
去哪里述说我一世的罪孽
 
 
我所想的绿皮火车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那么多人,挤在一列列车里,像不像一些见过世面的精子
每次驶进隧道,我都在想
为什么要心怀梦想,奔向
大地的子宫
 
且谈笑着,忧郁着,背井离乡
 
 
竹笛
 
把自己钻上孔,往外倒月光,湖水
不敢凿太多,身体里有岩浆
我薄弱的山河
会倾泻
会流出
 
 
用左手揽住,你被爱情燃烧的身体
 
天台上,一株丝瓜藤漫过墙
到隔壁的花园去了
一只手揽住晾衣的铁丝
 
右手,停在空中
摇摇晃晃的,是晾衣线上刚洗的乳罩
 
 
蝉鸣
 
最好是一个小镇,有一条幽静的河穿街而过
一旁有树林,一旁有田野
 
每一个人都认识你
每一个人都不认识你
 
 
天空从来未曾低垂
 
在看得见的天边,天低垂下去
像一个绅士亲吻大地
像我亲吻你时,你微闭的眼眸
又如,试图钓起世间所有的沉重
天空,钓鱼杆般弯曲
 
 
腊月熏
 
天气冷,开始杀年猪
挂上火塘上的炕架之前,每一块肉都得抹上食盐
 
他不小心弄撒了一把
在我的影子上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9-1-30 12:46,荐稿编辑:关门雨、辽东天赖)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