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事(微组)

辽东天赖
宽恕
 
她还是回来了。每天推他晒太阳
尽管他偶尔还开口骂她,伸手掐她
她都一声不吭,再没提那个妖精半句
 
他咽气那刻,她也长吁了一声
仿佛刚从肩上,卸下了担子
 
 
丰厚的报酬
 
邻家当保姆的大姐
在干活时一头栽倒不起
雇主自认倒霉,赔了八万元
 
八万元,是她这辈子
赚的最多的一份工钱
 
 
记忆
 
那个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
白头老妇,乖乖听儿子训她——
不听话!走丢了怎么办!再这样就不管你!
 
老太太若有所思,仿佛是
想起了一件遥远而熟悉的旧事
 
 
憾事
 
他说起少时父母双亡,中年独子惨死
说起刚查出的癌症,听着都像别人的故事
 
“我还没给他说上媳妇呢!”,说起孙子
他转过身去。南山顶一弯月牙微微发亮
余下的光,都藏在天空巨大的胸膛里
 
 
春天
 
他又把她压在身下,两人互掐互打
战事短暂。她起身抄起锄头,继续铲地
 
她在二婶耳边说:三天不打,还浑身发痒呢
 
那些被压倒的苞米苗,只一夜
又齐刷刷地,挺直了身子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19-1-29 15:29,荐稿编辑:孙连克、辽东天赖)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