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预是想让这个社会美好起来

许承云
干预诗不是现今才有,历代都有。诗之产生,即存在干预的作用。仔细分析,《诗经》中就有许多干预诗,如《硕鼠》、《伐檀》等,比比皆是。唐宋时期就更不用说了,杜甫的“诗史”大部分都是干预诗,只不过偏重温柔敦厚罢了。很长时间这类诗少了些,人们重提它,并且取了一个专门的名字,上升到理论的高度,有其特殊意义。
干预诗应干预些什么?当然是干预社会和生活。我理解,对社会和生活中一切不合理、不合规、不合法、不合情的东西都可以干预,用干预诗这支矛狠狠地刺它一刺,让它收敛起来。一是干预时事。韩庆成在答《滴撒诗歌》编者问时说,“干预”即“干预时事”。不必讳言,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对现今的国家政策和规定、治理措施和办法等有不完善的地方,以诗的形式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甚至是只指出问题,都是一种干预。二是对官员的贪腐之事或不作为以及乱作为现象进行揭露和批判,这也是大家写干预诗的重要部分。三是对社会上的丑恶现象和不良习俗的批评。四是对身边具体的某个人的错误行为和不良恶习的举报、监督和批评。凡此种种,都是干预,以诗的方式写出来公之媒体,就是干预诗。这正如韩庆成老师所说的“干预的内核是批判,直接的批判或隐晦的谴责。”
创作干预诗的目的。自然是想让这个社会美好起来,让人们生活在一个美好的环境之中。一是美化人文政治生活环境。二是揭露丑恶现象,惩恶扬善,使恶行得到禁止和根除,让正在进行的恶行能立即收手。三是警示作用,让丑行不敢为,让人们警觉起来,不再上当受骗,不受害。
我们应该热情地欢迎和呼唤干预诗。“中国梦”的实现需要一个美好的社会风气。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论语》)圣人就曾提倡以诗干预,人们在事父和事君时都可以拿起干预诗这个武器来解决一些父辈和君上身上出现的不当行为。孔子一向讲究等级观念,但他的事上心理并非盲目,他把诗的作用用到这里来,也是要解决上不当的问题。他提出了一个“怨”的概念,这个怨字,在这句话中就是“讽谏怨刺(不平之事)”的意思,实际上就是写干预诗。想想几千年前的老夫子早就谈到了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新奇的了。长期以来,中国文学史上一直就有干预诗,以怨的形式出现,怨是诗的一项十分重要的功能,刺时弊、移风俗,不可或缺。但是,我在这里要强调几个观点:
一是干预诗必须是诗,不是文章和讲话,必须是用诗的语言和技巧表达思想,来达到效果。不要把自己要讲的话,分行排列写出来,就认为是干预诗了,这就是太小看我们的干预诗了,把干预诗降低到一个非常低的层次了,我不赞成。
二是干预诗既然是诗,就是艺术作品,必须给人以美感,不能给人以丑感,任何丑言丑语就不应该入诗来,你想暴粗口的话,你去对骂好了,在市场上和广场上人多的地方,学人撒泼可以,你不要来这里破坏诗的殿堂里的空气。
三是更不能给人以恶感。不能以丑攻丑,以恶制恶。文学还是要讲究一点雅,可以愤怒出诗人,但不能是流氓出诗人,打手成诗人,如那个特殊年代,棍棒帽子满天飞,那样就不是干预诗,是赤膊上阵了。
四是不能代替行政和做事。干预干预,还是别人在执政和做事,你只是纠偏,让不合理的现象走上正轨,你不能代替别人来行政来做事。
五是要提倡真实性,这是干预诗的生命。诗人们写干预诗时一定要想一想,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有没有事实做依据,不要道听途说,捕风捉影。
六是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孔夫子讲诗“可以群”。这个群是什么意思,“群”是指诗歌可以使社会人******流思想感情,统一认识,促进社会的和谐与团结。我们不要忘记了我们写干预诗的初衷是什么,是为了使社会变得更好,不是破坏这个社会。你在“怨”的时候,在用干预诗表达对社会不合理现象的不满与批判的同时,不要最终也成了别人“干预”的对象。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9-1-28 13:08)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