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诗歌《一诗众评》第54期:《谁是有罪的》

南平
谁是有罪的
文/缘圆
 
是不是我们都是
有罪的
不得不接受三聚氰胺,瘦肉精,苏丹红
对筋骨血肉侵蚀的惩罚
 
是不是我们服刑时表现不好
企图叛逆越狱
以至于,这种罪被世袭
假疫苗的针管变成了吸管
乌鸦的长喙置入新生儿的体内
啜饮热血
 
发了横财的人
修庙。塑像。布施。拜佛一脸虔诚
祭坛上,那只睁着眼的羔羊
会不会也是有罪的
 
[钟文浅析]:
 此诗是《诗歌周刊》328期的上刊作品,你我他谁有罪呢?一个诗题一个设问便让人驻足!问倒了所有人!
 第一节,从一个设问开始,“是不是我们都是,有罪的”,让人人沉于反思,直指灵魂深处……是啊!
如果我们人人都没有罪,那这个世界多好啊!可是现实中我们人类有太多的罪,让人不得不承认正在受到现实的惩罚如三聚氰胺,瘦肉精,苏丹红……这些从口而入的毒物,侵蚀所有人的五脏六腑啊!难道我们所有人真的都有罪吗?这些有罪的人是谁?让人再度反省沉思……
 笫二节,进一步反问自己,并怀疑自己,我们就如劳改犯一样,在天地间一个大大的牢房中服刑,可能是我们自己的错,因为有罪而服刑,并还想“企图叛逆越狱”吧?不然“以至于,这种罪被世袭”啊!有罪服刑天经地义,即使“我们”都是社会中的有罪人,不是受到了“食毒”的惩罚吗?今天又被“这种”即下文中的假疫苗“针毒”袭击,而且还是从我们下一代开始啊,如乌鸦的长喙置入新生儿的体内,啜饮热血一样,新生儿能不夭折吗?“一人犯罪一人当”,是新社会的方式,不是旧社会要追九族啊!明知我们的罪无这么重,可还要连累亲人中的幼小生命……此为谁之过呢?递进追求罪之重、罪之因!
 第三节,给了我们答案!也是笔者有缘评此诗之交会点所!其与笔者早年的一首微型诗《遗落的山精》:“未发横财的山精//成了//一代近视眼的笑柄”一文有异曲同工之妙之合!不义之财谁在发?发了还在笑我们这些手无沾血的“合法之老实人即山精”呢?社会病了,病得不轻啊!看看这些发了不义财“横财”的人在干什么呢?“修庙。塑像。布施。拜佛一脸虔诚”,这些光彩的表象多么的耀眼啊!我们这些人岂能真有罪吗?不!我们这些人或未发横财的人就似那些祭坛上的供品一样,是一只身被杀死而灵魂未灭的羔羊,无奈地的被这些自私自利而缺失道德发横财的家伙们利用,反成了他们拿来“布施、拜佛”做表面文章的好人!一目了然了,读者或看观们谁还会真的认为我们百姓“是有罪的”呢?与题呼应,设问到底,让人沉思无限………
诗人以设问、反问、比喻、夸张、递进等手法,通过摆事实,一层一层地刺破了现实中的一些发横财之人的假象即人面兽心之耻,并表达了一种对自侓的反省和对受害百姓的同情之愤怒思想!暗示着造成如此假象的深层的社会问题,那些相关社会管理部门应当要引起高度重视,绝对要杜绝这些丑陋现象重现!这也是一种干预时事的爱国写作,值得推广!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9-1-24 21:40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