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春(四章)

卢俊
屋檐的冰挂,还缠绵着拉长,早春的讯息,已在指尖上攒动。
轻点键盘,小鸟般啄响绿色诗行。
一朵比一朵艳丽的梅花绽放。

火热的心灵打开春天  打开冰封的翅膀。
浪花翔舞的梦里,我听到春踏云的声音。


迎春

母亲在门檐最后一滴冰挂声里,挂起照春的红灯笼。
火光一闪,一闪……门前那株老树,开始吐露一串串诗句。
父亲书写的红对联,面朝田畦,墨香融进绿的梦,父亲说:
春的画卷 最早打开在农事里。

而我,打开日日痴迷的那扇窗。
静静的听  绿云翔舞,百花竞放的声音……


读春

读一只鸟,在枝头上弹跳。我就站成一株树了。
钢琴的键盘,露珠  一声比一声圆润。
读一群蜂,在花丛中嗡鸣。我就舞成一朵花了。
记忆的花粉,日子  一天比一天甜蜜。
读一尾鱼,在河水里游曳。我就流成一条河了
冰化的思想,灵感  一波比一波抒情。


春雨  

像柔柔香指 轻轻滑过龙抬头的日子。
摇醒冬眠的沉思。我看到,那些芽苞,扬起了怯生生的追求。
一场雨,沐浴。所有的思想洗尽积尘。我像一株送走冬眠的树,突发新绿。
钢琴般的键盘上,让雨水洗亮的鸟鸣,溶入至美至纯至柔的情愫。

步入诗屋,打开那面美丽的窗子。有朋友临窗而立
我们共同追求的爱情,就从这场雨出发吧。
绿云翔舞的翅翼,让我们聆听百花竞放的声音……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9-2-2 10:03,荐稿编辑:叶枫林)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