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一条路上继续寻找自己

安皋闲人
路依然悬挂在那里。
从启明星到老槐树,从几十年前的健步如飞到如今的盘桓流连。太多的反顾流程黏滞了箭矢的疾驰,太多的检视身影膨胀了小心翼翼,太多的仰望星位杂沓了节奏韵律。

他依然保留着行走的姿态。
除了一步步沿着路给予的指引而挪动,舍弃另辟蹊径以取直,舍弃夺路而逃以卸责,舍弃用心为针以定向。

如是年久,出发总在初始的延伸线上,发生总在发动的震颤声中。
路就成了他要命的蛊,他变作了路宿命的客。

没有两讫。
就这样,他在一条路上继续寻找自己。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9-1-27 18:49,荐稿编辑:叶枫林)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