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献词

风雨断肠人
1

当我在一张窄窄的车票上写下回家一词,故乡瞬间穿透我疼痛的胸膛。
当我端起一碗老酒,沾唇即醉的心,顷刻间暴露了思念的酒量。
新的一年,我感到一阵眩晕和颤栗。路过的黑暗太多,生活不可能抵达太阳的高度。有时,光明突然坍塌。
然而,黑暗并不因你的恐惧而柔情似水。
远方牢牢的抓住我。河水经过的地方,思念的洪流肆意泛滥。梦的船,被异乡的浪打翻。奔跑的野马,嘶吼出一轮冰冷而孤独的月亮。
我虽然无法倚着故乡宽阔而炽热的胸膛,在天地之间站成一座高山,但能感知到甜蜜的乡音在寂寞的时候醍醐灌顶。
也知道,母亲的针线,一年一年为我缝补残缺的伤口,父亲金贵的品质,使我扛起信仰的大旗,骄傲的走过风雨凄迷的人间。
时间终不负我,往事盛开的花朵,灿烂过生命的起点和终点。
灿然过一望无垠的荒芜、瘦弱贫瘠的原野、汹涌澎拜的风口、折翼雄鹰目光里的春天……
灿烂过金光闪闪的宫殿,也灿烂过满身蛀虫的老屋……
归人又怎样?过客又怎样?
死亡当如何?鲜活又当如何?
怀抱乡愁在异乡寒夜的边缘行走,黄土地生长的乳名,终不会被城市的傲慢所暗杀。
骨头,活色生香。尊严亦不会走上岁月的断头台。
而梦想,终有了光明的温暖。

2

那些在大地上奔跑,战斗,杀伐的人群,他们有太阳炽热的光芒。
自由或囚禁。希望或毁灭。忧伤或幸福。卑微或高尚。他们并非可怜,也并非渺小,他们是站在狂风中的一棵老树,每一片饱经磨难的叶子都带着自命不凡的勇气。
要知道,所有的眼睛因流泪水而愈加干净澄澈,所有的苦难的心因承受风霜而变得温厚善良,所有的梦想因妻儿的一声问候而显得伟大。
火焰不灭,奋斗不止。
在晨光暮雨里,在凄风苦雨的路上,总有一面鲜红的旗帜,飘扬着生命永不磨灭的番号;总有一只清远的笛,高奏着灵魂不屈的绝响;也总有一道光,贯穿他乡与故乡,点燃思念的柴堆,温暖城市的幽暗,照耀红尘寂寞飞翔的夜莺。
他们不是命运孤独的囚徒,生活的向阳处,春暖花开。
有时候,借着一抹微弱的月色,忏悔、祈祷、恸哭,或写家书。而冷漠终不会轻易攻破宿命的城墙,信仰的利剑,勇敢打击一切来犯之敌。
在尊严迎接黎明最后尸检的时刻,在乡音洪亮的呐喊声中,在远方渴望自由的神坛上,在推翻一座座大山阻挡的手里,种下希望的种子,收获幸福的馈赠。
守候一朵花开,岁月静好。
追逐一匹野马,狂奔不息。
油尽灯枯不能轻易杀死一颗朝圣光明的心,翻越异乡的寒夜与泥淖,内心的烈焰,治愈卑微的玉石俱焚。
终于知道,生活总会赢得诗和远方。抵达和远离都不会陷入人间的悲剧。
新的一年,撸起袖子加油干,我们都是追梦人。

3

一场思念的雨,扶正回乡的态度,我愿腊月的人间有破碎的酒碗,也有爱铸造的盔甲。
在腊月,思念被压制得太久,躁动不安的心醒来。浸染风尘的种子,沉入故土深处,去孕育一个金灿灿的梦。
失孤的灵魂,在异乡大声的呼救。
一群群迁徙的候鸟,飞向心驰神往的大地、高原、河流、炊烟、夕阳,飞向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伤口粘上欢笑的创可贴。泪水被眼睛回收。
又一个腊月,又一个新年,人们轻快的微笑和抒情。
撂下肩上的担子,去吟唱辈辈相传的思乡古歌,去歌颂翱翔的羽翼,去描绘幸福的蓝图。
人们学着谅解岁月的欺凌,学着放下身段虔诚的皈依。
在故土面前,我们都是一个孤独漂泊的孩子啊,无论远方有多远,无论归途是否清晰,灵魂深处,永远闪耀着母性慈爱的光辉。
城市的高楼阻挡不了雁阵的“叛逃”的决心。在腊月,一切有情有义的实物都在临场起义,投奔各自的家园。
城市里的人,他们心田的野花已渐渐枯萎,留下一地破碎的余香,续命无以为继的春天。
腊月,需要更强大的思念支撑,才不至于在城与乡之间艰难喘息。我们还有良心,还有拳拳善念去抚慰望眼欲穿的悲伤。
在腊月,我们不是无助的叶子。我们是自由的风,回到一棵树的深处,去撩拨一抹炊烟动人的情话。
那就再来一次伟大的迁徙吧。
用一束从不褪色的目光,去打开那扇低矮的木门,拥抱故乡,积蓄走向春天的力量。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9-1-29 17:50,荐稿编辑:叶枫林)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